河南陕西游——土地的恩情

土地的恩情


作家阿来说,不仅粮食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连文字也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


当我随着汽车穿行在叠架在土地上各样的路上时,看到各种庄稼正茁壮地生长,看到葱茏的树木正随风荡起绿波,看到一片片的村镇城市正安恬地躺在土地的怀抱中,对土地的感激让我激动和幸福。


当我在陕西博物馆里透过玻璃罩子端详一件件曾被泥土珍藏过的展品时,我想,泥土不仅孕育了文明,而且还在保管着文明延续着文明。


新旧石器文明,带着一点稚拙和蛮憨。小骨针,缝补过打猎归来的勇士的兽皮裙吧;小刮削器,是给孩子把兽骨缝隙里的肉丝刮出来的器具吗;小斧头,在谁的手里曾发挥过无穷的威力?先民们靠着这些简朴的却充满无限生命力的小物件从蛮荒走向新的时代。


彩色的泥陶!各样的纹饰装饰着各种的器物,钵上有三角的几何图形,罐上有波浪在翻滚,盆上有写实的鱼和蛙,壶上是抽象的人脸变形的眼睛。老祖先们用泥土做出生活所需要的器具,并且把最初的观察和想象描绘在泥土上。他们生活着,创造着,很诗意。


这是一个辉煌的,无比辉煌的青铜时代。酒器、食器、乐器、水器们有着奇异的器型,繁复的纹饰,或是抽象或是写实的装饰物。生活在广袤大地上的古人把对上天的崇敬和祈祷,把对大地的膜拜和认识用金属浇注成型。人们在努力地尝试用历经水与火洗礼的铜器和天地神灵进行沟通对话。


秦代锋利的铁器曾划破土地的皮肤,土地却奉献出更加硕大香甜的果实;来自大地的金银美玉装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唐;温润如酥,迷蒙如雨霁的釉色把一个大宋幻化成一个流淌着奶和蜜的圣地……


这些积聚着先人智慧和情感的用品都来自土地,它们在泥土中诞生,在土地上使用,有的归为泥土,有的在泥土中静候证明一个时代言说一段传奇的机遇。就像现在。


徜徉流连其中,我惊叹,我敬畏。惊叹古人的创造力想象力,敬畏脚下的大地无穷的魔力和绵绵的生养之恩。


土地就像是一位母亲,不仅孕育了孩子,允许孩子在自己的怀抱里索取甚至是撒野,还把孩子成长过程中的记忆一一捡拾并收藏。在孩子想了解自己从何而来怎样长大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的足迹和生活的点滴都在母亲的心里呢。中华的文明虽有着各具特色的历史时期,有着看似不尽相同的载体,但从来没有断裂过失落过,因为有大地母亲在为她默默付出和守护。


想到这些,我的眼睛有些发潮,我那远方的母亲可是安好?

《河南陕西游——土地的恩情》有2个想法

  1. 读了你的文章,感觉你是应是孩子们非常好的老师,更主要的是你还是一位对父母非常孝顺的孩子。很幸运,我的孩子能跟这么优秀的老师在一起朝夕相处。[quote][b]以下为一苇凌尘的回复:[/b]
    谢谢你这么高的评价。哪位?[/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