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看法是否正确?

青岛听课之课堂篇

 

我的看法是否正确?

在青岛听了两节本地老师的作文课。

第一节《鲜活的语言 制胜的法宝》初一的作文写作指导课。老师安排的大环节:导入是回顾写过的一篇文章的语言不够鲜活,捎带着出示了孔子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两句话,加以强调语言鲜活的重要性,紧跟其后的是让学生说说怎样让“语言鲜活”起来,学生有各样的回答后,老师出示“巧用修辞给文章增色”,这个课就算是进入主题了。

第一环节:修辞让作文题目抢眼;《荷叶 母亲》、《紫藤萝瀑布》这样的课文题目好在哪里?学生自然就是回答“比喻”,然后改同学一篇文章《父亲》的题目。出现了《父爱如山》《父爱无言》《父爱,那高山般的身影》。

第二环节:修辞让开头新颖;学生背《春》的开头两段,老师带着学生明确使用了比喻修辞。出示学生写的《成长的烦恼》,请学生描绘青春痘越长越多的状况。其中,穿插了是把青春痘比作雨后春笋好还是比作雨后蘑菇好的一个小争辩。当然,老师肯定的是蘑菇好,形状像。

第三环节:修辞让内容更精彩;屏显了《老头子》、《王几何》中的描写人物的片段。分析人物写得精彩是运用比喻是抓住了人物的主要特征。老师接着出示一个被编辑部退了的一篇“发如巧克力,鼻子像小蛋糕……”文章。总结写人物要做到“抓主要特征,比喻要恰当。”然后就接着修改“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脸上满是皱纹”。生交流,像脱了水的苹果,像剖开的核桃。老师出示老奶奶慈祥大笑的图片和一朵大菊花,说,满脸皱纹的老奶奶像盛开的菊花。

第四环节:修辞让结尾更闪亮;出示《春》的结尾,分析此文段使用了比喻、排比、拟人的修辞。便以“挫折”为话题写结尾,给了“挫折像寒冬的冰雪,熬过了,人生便会绿草如茵。”的例句。学生仿写了后,出示了一大段排比句式:春天是白居易的……是朱熹的……是韩愈的……是杜甫的……,让学生分析得出“排比”、“引用”的使用是文章生动。然后写,学生是__________,只要我有__________态度,坚持___________的方法,就可以达到___________的境界。这不算完。接着就是一个古诗词串串烧,_______________是亲情,________是友情……

第五环节:学生练法——一组改一段一篇同学写的文章。改完了,读一读,评一评。

第六环节:总结——语言鲜活的妙招,把中间的几个环节的“修辞让什么怎样”屏显在课件上。老师再强调,写作的唯一秘诀就是“饱读诗书,笔耕不辍”。

第七环节:布置作业,把文章从词语、句子、修辞等角度进行修改,力争语言生动形象,更鲜活。

     我认为此作文课的问题很明显。

1、语言的鲜活不是用用几种修辞、引用几个诗句就可以达到的。语言的鲜活,这是一个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衡量、评价的内容。这堂课的课题太大,从授课内容看,主要是在练习用比喻修辞让句子更符合老师的作文审美观罢了。如果用写作文的行话来说,属于“文题不符”。

     2、结尾的诗句填空,跟前几个环节进行的比喻修辞的使用不统一,不协调。而且还反复了两次,不是教学生怎么用诗句,只是填填空而已,是学着写作文还是诗句复习呢?这大概就可以叫做“内容涣散”了吧。

     
3
、一篇作文的修改得从整篇文章的立意、结构、语言风格的统一等多方面来考虑,可以一个组分一个段落来改吗?这是人为割裂学生对文章的整体观。

这是大问题,如果细抠里面的细节,问题就更多了。比如学生写老奶奶一处,老师嫌学生写的老奶奶像失了水的苹果和核桃表现的是愁苦悲凉,就得写成像绽开的菊花表达喜悦满足之情?

下午还有一节作文课。具体的课题不知。

课堂主环节是:

用《中国好声音》导入,出示“牵手”的歌词,可惜没有放出声音,老师读。请学生一句话说说内心感受。算是创境吧。

第一环节:给“牵手”拍一个MV,抓怎么的细节把自己的感受传给观众?生交流,屏显:细节、环境、人物的动作、神态等

第二环节:分析例文,讲解作法。教师讲解一篇文章要选取细节(动情点)创设画面,文字描述,表达情感。讲解过程中要求学生记下来。给了《散步》片段,要求学生齐读,给了《背影》片段,一生读。教师分析文段如何写的情绘的景。

然后是问题:大师处理画面与我们有什么相同不同之处?屏显了《背影》买橘子中动作词,告知学生这是“分解动作,延长过程”。

第三环节:现代文版《游子吟》,给几处添上合适的动词。学生纠结在用“托”好,还是用“举”好,用“慢慢”或是“仔细”等词语的选用上。最终老师给出答案,读一读。大屏显出写人物讲究真实、身份、情感、形象。

第四环节:修改“姥爷读报”。屏显出要求:抓住姥爷读报的细节,形成画面;环境渲染;分解动作,延长过程,刻画神态……(我记录不下来了)学生修改后读文章,互评。

第五环节:老师屏显名叫“一室阳光”的一篇文章,读给学生听。开头结尾用上“牵手”的歌词。

这堂课不知所云。如果是让学生练习写细节描写,那就应该在学生听了“牵手”的歌词后要拍MV时说到的“拉着的手”“手上的戒指”这些细节情境时展开,但只是让学生说了说,这茬便放到了那里。让学生给“游子吟”的现代版的文章选词语的设计,像是在进行词语赏析。因为学生需要说明为什么选“慢慢的缝”而非“仔细地缝”。“姥爷读报”一文的修改与让学生选取拍摄牵手的细节也无任何关系,但课堂的开头结尾却在用“牵手”的歌词或是意境。甚至读了《背影》后,还有一个问题:大师处理的画面和我们有什么相同不同的地方呢?一上课时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要去拍牵着的手,要拍海浪海风,要拍闪着光的戒指,怎么看也只是一些零碎的构想没有组成整幅的画面。怎么比较?

刻画人物动作时,老师说到一个方法“分解动作,延长过程”。但是怎样分解动作?如何延长过程?《游子吟》中的“缝”字应该是可以大做文章的。要抽线,要比量长短,要裁断,要咬线头,要捏针,要穿线,要打结……这是一系列的动作,写出来,这才是分解动作,延长过程,才是把人物的动作写活了写细了。但是课堂上只是在确立用哪组词汇填空更合适!学生说来说去,老师大屏幕一显示,标准答案有了。刚才的理由都是白费。这是哪门子写作文的门路呢?

我对于上课老师的精心准备和课堂素质表示由衷的赞叹。不揣寡陋写这篇文章就是希望和广大师友探讨作文教学到底教什么怎么教。请师友们不吝赐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