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会爱了,所以不再炽烈

因为会爱了,所以不再炽烈

那是一个深秋。铭悦红肿着两只眼睛来找我,我赶紧带她去了水房。一进水房的门,铭悦就扑在我的怀里泣不成声。我抚拍着她,等着她哭够。

铭悦边哭边说,在新的班级里没法子活了,死的心都有。因为作为班长的她管不住同学们,而班里出现了什么问题班主任就训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训斥,不问青红。班里还有一个男同学不仅带头不听领导,而且在她蹲下系鞋带的时候竟然把她身上跨过去了!

说到难过的地方,女孩子哭得我都要使劲忍住泪。

我和铭悦感情极好。我是她五年级的班主任,是我一手培养了她。我和她一起到了中学,又教她语文。

我说了很多的话,安慰的,开导的,甚至是跟铭悦说了如何委婉地去跟班主任辞职如何跟那个可恶的男生开战。她听一会儿哭一会儿,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我们师生两个,在水房里整整一节课。

孩子一句不断重复的话缠住了我:老师,谁也不如你好。

我确实对她还有其他的学生很好。我是一个重情的人,特别讲究感情的投入,总觉着和孩子的交流是心与心的交换。所以,我可以在做了大手术后一个周就登上讲台,我也可以给他们写日记,为他们办生日会,跟他们讲自己的坎坷失误以期帮助他们规避一些错误。甚至是上课的时候,我都在潜意识中希望能上到能让学生笑能让学生哭。上《纸船》时,学生在下面抽泣不已,我有隐隐的自豪。

但是,我发现自己错了。铭悦不断重复的那句“老师,谁也没有你好”让我惊悚了。我的倾情投入换来了学生全部的爱恋,她抵触新的班级、新的老师、新的同学,她活在回忆中,活在对面前的一切都不能容忍不能融合的状况下。一个没有空隙的心灵怎么能发现他人的存在和意义?

我承认,是我让铭悦陷入了窘境陷进了心魔里。虽然我说了很多要理性看待老师批评要明智处理和同学关系的话,但是在她的泪眼婆娑中,我的那些话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她在比较中痛苦的时候,我在自责,因为我刻意去做一些事情后,独占了孩子纯真的情感,是我导致她不够明智和理性的呀。如果没有我对她情感世界的过多侵占,何来她此时的无助与悲戚!

从那以后,我对学生的情感投入开始明智、理性。自己不是一个神,何苦要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神,想着去影响、主宰一个成长的心灵?不是我不爱了,而是我懂得了克制情感的泛滥,要赢得学生尊重信任的心,而不是占有学生依恋甚至是迷恋的心。真正的爱是让对方不累不苦。过于炽烈的情感,只能是烧灼了彼此。

还有我的课堂,我只是一个联系文本与学生之间的一段桥梁而已。学生是不是要把上面走,不是我可以左右的。我为什么要去扮演布道者希冀让学生皈依到我(或者说教参)的理解中来?

所以,在我的课堂上,再也不去追求情感的爆发和不加节制的泛滥了。我只要做好 “桥”的功用就行了。我再一次做班主任的时候,虽然可以崴断脚骨三天后拄着拐杖上班,虽然也给学生写日记,虽然依旧和学生一起疯一起闹,虽然还是可以和学生无话不说,但是,我不再想着要做学生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不再想着要让学生十年二十年以后还记得我的好,不再想着要影响改变一个孩子的人生轨迹……我不再刻意地塑造我的形象,不再特意地做能感动学生的事,也不再大说特煽情的话。我告诉学生每一个人都有优点缺点,老师只是一个职业,所以不要想象着老师应该有多么的高大伟岸。我也直言,一个能够快速接受新的事物的人是一个适应能力强的人,这样的人才适应社会。而且,我不让临近升级的学生写什么留言拍什么合影,聚散本是人生常态,不用搞得那么隆重缠绵。

头着放暑假,我给学生写了一份信,告诉他们进入新的年级后就不要眷恋曾经班级的美好,不要进行比较。因为比较是没有意义的。最要紧的是适应新的老师新的环境,找到自己的位置。我说,在凝眸时在俯首时,你会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然后你甩甩头继续你正在做的事情,老师就祝贺你长大了,会克制懂节制了。

所以,我的这个班的学生在离开我后,没有找我诉苦的,没有搂着我说老师你最好的,也没有跟我说不喜欢新的班级的。有的就是远远看见我跑过来问好给我一个大笑脸的,有的就是站住了跟我汇报生活学习都挺好的,有的就是我一声令下可以在几分钟时间里齐刷刷全部到齐,干完活迅速离开……我觉着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彼此尊重亲爱,彼此又互不相扰。

老师们,当一个学生对你说“没有哪个老师能比得上你”时,我们应该反思,而不是骄傲或是沾沾自得。

铭悦,对不住,老师对你说。铭悦,谢谢你,老师替你的学弟学妹们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