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春

熟春

一夜之间,少女成了少妇。春,熟了。

她的眼眸里多了一层水雾般的温柔和迷离,缠缠绕绕的,缠绕得太阳涨红了脸,缠绕得水波的肌肤开始微颤。

她的腰肢软了,柔了,婀娜了。柳树学她,竹子学她,各样的树都开始摆弄自己的枝叶,窃窃私语着议论。

她穿上了花枝烂漫的衣裙,脚步轻盈,香气袭人。

她在热恋,温热的鼻息如兰如麝。

她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只为她的所爱。

她的柔荑拂过爱人的每一寸肌肤,她的红唇亲吻着他的每一寸的肌肤。他开始融化,开始温柔,开始悸动。他舒展开来,把自己完全的坦露给她。

她呵着热气,雾气开始升腾;她如云的绿鬓蓬松凌乱;她的衣裙翩翩飞扬;她把自己彻底地交给了他。无法言说的摄人心魄的香气向上向上地弥散开来。他们纠缠着,相互索取着,彼此感受着,彼此给予着,使劲的缠绵,缠绵。

大地血脉贲张了。河流奔淌,乱云飞渡,群鸟起落。

春,却静了下来。花瓣飘洒,月光如银,清风委婉。

带着她的甜蜜枕着她的妩媚梦着她的风情,大地朦胧了睡意和醉意,筋骨硬朗,精神勃发。

春,把那些蜜汁一样的柔情和激情悄悄地收下,藏在了山川的谷底,大海的深处。守着自己的爱,她独自老去,等待下一个轮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