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 碎我心 ——读李清照的《醉花阴》(学生习作)

醉花阴 碎我心


                    ——读《醉花阴》(学生:王春雨)


词人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幼有才藻,十八岁嫁给赵明诚,夫妇感情甚笃,《醉花阴》写于丈夫在外之际,抒发的是重阳佳节思念丈夫的心情。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薄雾弥漫,愁云惨淡的漫长白天,只能靠着看香气从铜香炉里袅袅升起来来消磨。自古以来多少的诗人曾用光阴,曾用温暖的诗词歌赋赶走内心的凄清。此诗开篇便是愁云和香气一起弥漫。透过迷离朦胧的轻烟,词人在想什么呢?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又一次度过重阳佳节,玉枕、纱帐,一样的东西,一样的节日,可是夜深之时,第一次感到凉气透骨。如果不是因为分离,思念的人儿一定不会这样黯然。“透”字像一滴水漫过一张宣纸,洇出一片泪一样的痕,湿了你我的心也凉透了你我的心。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黄昏之后,在采菊之地喝酒,就会有暗暗的香气盈满袖口。不要说看到花开闻到花香每个人就应该是喜悦的,角落里的词人正在独自喝着孤独冷落的的酒!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是风吹动帘儿,而不是自己期待出现的人向自己走来,正在思念的人儿啊,比那畸零的黄花还要憔悴不堪!


不忍再读,一读泪泫,二读心碎,不能再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