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


我不是马丁· 路德·金,有一个远大的种族平等的梦想,我也不是甘地,有一个神圣的民族独立的梦想。我的梦想来得突然而又非常固执。

读到张炜的散文,提到一种人——养蜂人,提到一种工作——养蜂。当时,我的心就被撞得一颤:这才是我梦想的生活和工作。

古人曾逐水而居,如果我能逐香而居,那有多写意!

阳春三月,漫山遍野的菜花把整个世界都吵嚷得似乎有些躁动。灿烂的阳光下,我扶扶草帽打开箱子,我的蜜蜂们便飞向那片金色。我在地头坐下,掐一朵黄花放到帽檐上,看近前的蜜蜂像朵朵轻雾般的振动着翅膀,看它们如何地在花蕊上忙碌,引得花儿一阵阵微颤。

四月槐花开了。我和我的蜜蜂们驻扎在山脚下,山坡上一棵挨一棵的槐花树挂满沉嘟嘟的雪白雪白的花穗。香气浓得让我的蜜蜂激动甚至狂热,而我找个地儿躺下,透过枝叶和花朵眯起眼睛看闪烁的阳光和微蓝的天,花瓣落下来,如雪,洁白,如蝶,轻盈。我整儿个的魂儿也旋转曼舞起来,升起来升起来,升到那天蓝蓝处。

噢,对了,四月还是苹果、梨开花的时候,去果园也行。不过,我还是愿意去那片槐花山,那里有我的青春有我的梦想有我的感动和忧伤。我想,我的蜜蜂们是能理解我的。

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去哪里,因为我不知道花期。但我想起超市里有枣花蜜出售,还有紫云英蜜。枣花是见过的,繁碎得如同天上的星斗,可是每朵花又都隐藏在枝叶间,只有淡淡的香气弥漫。桂花也行吧,据说那是一种极馥郁的花。只要是花,蜜蜂便喜欢,应该是这样的。那么,野花也可以了。太好了,我就跟着蜜蜂走吧,他们愿意在哪儿停留我便在哪儿停留。他们起飞我也动身,一切听凭他们的主意,我不用去想不用去安排,这不是更好吗?

这样说来,我不能称之为养蜂人,我应是只蜜蜂,逐花香而徙的一只小小的蜜蜂。可以停在我喜欢的每一朵花的心脏里;可以穿过溪水越过丛林而不必担心迷路;可以和其他的蜜蜂合作劳动愉快又充实;可以在最最钟情的地方愿停留多久就停多久,甚至直到死去;可以……

来世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