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说《伤仲永》

在一年级听了一堂《伤仲永》,有些话想说说。


授课老师提问作者为什么对方仲永“伤”?学生的回答是因为仲永由一个神童泯灭众人,作者哀伤叹惜。老师肯定后用大屏幕打出答案——父利其然,日扳仲永环谒邑人;泯然众人矣。


课文上完了,我对于这篇课文的“伤”有我自己的理解。仲永由天才变成庸人,其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目光短浅贪图小利,为了几顿饭几个小钱,把儿子作为了挣钱的工具,这是作者批判的,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在同情仲永之余恨他的父亲的缘故。但是,我们必须弄清楚一个事实,是谁在邀请仲永和他的父亲。同样世代为农的邻人肯定不会,文绉绉的诗句不是他们能消化的。只有那些所谓的“秀才”“乡达”才会。这些人的附庸风雅和跟风是把仲永推向庸人的背后黑手。因为他们一哄而上地向仲永父子施以恩遇,一个地里做活的农人自然会受宠若惊,感恩戴德地把儿子送到他们跟前去让他们欣赏、把玩、评论,而那些人藉此展现、粉饰、抬高自己。这个过程中,别说好好培养儿子的意识是超越仲永父亲的认识范围的,更重要的是,一个世代为农的社会底层老百姓对于那些自己需要仰视的的“官人”又怎么敢有拒绝的想法?所以,是那些把仲永作为证明自己高雅文雅的工具而一窝蜂拥上去的人害了仲永。


呜呼!岂是一个仲永?想当年,少年大学生们被时人捧到了天上。事实却无情地证明那些少年大学生们被人们“捧杀“了。他们当中有贡献的微乎其微,精神病的,上吊自杀的倒是很多,余下的也是“泯然众人矣”。还有那么多的艺术特长生如涌泉喷射,艺术学校几年间遍地开花,几年的折腾下来,有几个真正的艺术家诞生?我们就胆敢说我们艺术复兴了?还有前几年的那个所谓的“赏识教育”,全课堂都是“你真棒,你真行”,满教室小星星小红花,好像我们全中国的孩子一下子都找着了自尊自我的小主人感觉,后来怎么样呢?随着口号长起来的那些孩子现在该干什么在干着什么,在心理上不如以前的孩子皮实倒是事实。这一切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总是喜欢干什么就扎堆?热就一大火山,冷就一北冰洋?在这种一群羊似的随众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里,到底有多少的“方仲永”“泯然众人矣”?以后会不会有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想到这儿,我打了一个冷战。

《我也说《伤仲永》》有3个想法

  1. 仲永太累了,被伤是早晚的事,现在看来,我们的孩子正在走这样的路,与其选择做一个被伤的仲永,还不如让孩子“中庸”一点,平平淡淡,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2. 仲永太累了,被伤是早晚的事,现在看来,我们的孩子正在走这样的路,与其选择做一个被伤的仲永,还不如让孩子“中庸”一点,平平淡淡,健健康康,快快乐乐![quote][b]以下为书窗晴雪的回复:[/b]
    对,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我宁肯我的儿子平凡甚至平庸,只要健康,只要正常就行了。[/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