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本无痕,情怀自浅深

时光本无痕,情怀自浅深


——读《民国背影》


用两天的时间看完了《民国背影》一书。隔着历史的烟云近距离地观察了民国时期的一些著名的人物。这本书介绍的人物基本上都与文学有关,有的本身就是文学家,有的虽然从政经商但依然与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像丁文江,像顾毓琇。他们都给那个时代留下了属于他们的烙印,他们每一个都是一部历史。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海龟”,有的人不止留洋一次。资历背景大多了得(张宗昌除外)。这些人结交的都是赫赫有名的文学人物或是政坛巨擘。比如张大千,他结交的人物以国民党的要员为多;比如赵清阁,她的友人皆是茅盾、郭沫若、老舍、齐白石等重量级人物。有人说,颜渊比附骥尾才有令名。结交的朋友的档次就决定着自己的档次,这是非常有道理的。


他们大多特立独行,很有个性和特色。吴稚晖骂人极其污秽,章太炎自己都叫自己是“疯子”,苏雪林的两面性格很明显,苏青在那个年代写的文字就充斥着大胆的“性感”,陆晶清就是一个最终转正的“小三”,石评梅和高君宇的爱情在今天看来也是够惊骇的,庐瘾先是甘愿做小后又下嫁比自己小九岁的“小爱人”……谈起那个时代,凭着直觉认为是蒙昧落后的,女人穿着高领的旗装,男人穿着长袍,都是一派温良恭俭让的样子。谁知真正的历史根本不是教科书里的文字表达得那么干瘪平淡。看这本书里记述的人物风貌所折射出的社会、政治、文化氛围,根本就是光怪陆离的“浮世绘”。今天名人们的怪异和荒诞原来早有渊薮,算不得独创。


还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国民党的失败原因之一是政治上的自由主义,即所谓“民主”,此概念及意识形态的形成也得拜谢“海龟”们。我没有研究过国民党的执政方针更是无缘见到他们的“红头文件”,就这本书里透露出的信息看,国民党奉行西方的言论自由,就是害了自己。为什么这样说呢,从苏青等人办报就可知国名党对报人的松懈和宽宥——鲁迅的那些有名的文章,不都是国民党时期刊登出来的?报纸想办就办,停了再办,办了就骂,大骂特骂。骂谁?还有比骂当局更能吸引眼球,提高名声,获得利益的?估计后来国民党也发现了大大的弊端于是开始采取行动,所以我们今天可以看到一些史料说是某某报社被查封,某某因反对独裁什么的被缉捕等等诸如此类。岂不知已是为时晚矣,空惹了一身骚。再溯本探求一下根源,应是近代留学国外之风的后遗症吧。革命党人十有八九都是“海龟”,西洋文化学了个皮毛就急哇哇地照搬,画虎不成反类犬也!他们出国基本上就是半工半读,疲于困顿,怎能对西方沉淀了几百年的文化完全消化吸纳?就好比如今在我的家乡打工的外地人,在外打工了些许日子,回到家中皆被村人誉为“能人”一般。估计,飘飘然的滋味是差不了多少的。


所以,我对现在我们的国家紧紧掌控新闻媒介的宣传工具深表理解和支持。前车之鉴,理当为后事之师。不知现在的领导人有没有意识到如今的“海龟”在各行各业也在大谈西方如何如何,也在照猫画虎,不赚个盆满钵满也怎么得掀风搅浪沽名钓誉一把,哪管它太平不太平?


写到这儿,有点收不住手的感觉。人毕竟是人,这些能够被记住的人除了有历史的机缘还有本人的聪慧甚至是狡狯。像章太炎、吴稚晖、张大千之流,有故意而为之之意。像胡适等在政治立场上皆可称之为投机分子。我可能说的有点苛酷,人嘛,谁不是在求个生活?(作者多次出现的一句话)落到这个点上,世上没有可敬可憎之人,只有蝇营狗苟讨生活的人!尽管他们分阶层。


 

《时光本无痕,情怀自浅深》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