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相面”功

我有“相面”功


说到老师,就要说基本功如何如何,练好基本功可是吃饭的本钱。在规定的功夫之外我还自修了一门功夫——相面!


   你看那位,桃腮泛红,眼波流转,柔荑弄发,真可谓“杏眼含情,柳眉传意”,百分之一百身陷“爱河”,正甜蜜着呢。


   某位男士,如果脸色潮红,双眸闪烁,欲语先笑,闪展腾挪身段轻盈,基本上也可以判定是荷尔蒙分泌旺盛,不是在享受“爱情”,也是在追逐“爱情”。如果是两腮酡红,举止失重,还有喝酒的嫌疑。


   那位两眼发直,若有所思,身边喧闹充耳不闻,必定陷入剪不断理还乱人事或是情事中,不能自拔呢。


   再看那位,双眉紧蹙,面色黯淡,心不在焉,不是人情上吃紧就是家庭中有什么状况出现。当然也有学生双眉紧蹙是在集中精力对付面前的试题,这当别论。


  还有那位眼神迷离,脸皮黄白,哈欠不断,精神萎顿,保证又是进了网吧熬了一宿。


  如果有学生两眼红肿,面皮虚胖,眼神与老师的一接触唯恐避之不及,可要好好地和他(她)谈谈了,大多是在家里和父母狠狠地干了一架要不就是出了大事故。……


以上所述属于“远观”,待要验证自己的“相术”能有几分的精准,还要“近瞧”。所谓“察言观色”是也,察言,我不多说了,观色,就是看学生的脸色、眼色来判断在进退中怎样调整自己的战略和手段。我的经验“观色”比“察言”还重要。当眼神躲避老师的盯视,一般就是心虚的症状,此时可乘虚而入,乘胜追击;脸色涨红,圆睁双眼,努力辩驳的当是自觉“冤枉”,此老师宜平心静气切勿急躁。眼神冷漠盯着别处,表情不耐烦的,应该是对教师喋喋的一种“冷”对抗。当此时,教师最好停停嘴巴,让他说,或许还能找得到某个突破口。如果老师剑拔弩张声色俱厉,学生却是毫不在乎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你可要明白——她(他)已经拿你不当回事儿了。这是最最好不要出现的情况。


我的这门功夫应该不是独门绝技,看完我的小文,会心一笑都是师兄弟。这门功夫没有宗派,没有招式,但有心诀——留心观察、用心总结,灵活应对。您说是不是?

朋友们,我该怎么办?

 


 

朋友们,我该怎么办?


上周五在一个班听课。学生们读课文时,我随手抽出了身旁小君的笔记本,她曾是我的课代表,和我挺熟络的。翻开第一页,我就被震在了那里,这是小君和另外一个学生的对话,内容是上体育课累得够呛的抱怨,要参加运动会的不耐,还有应付体育老师和妈妈的询问时编造了什么样的谎话……,在洋洋洒洒好几张纸的对话中出现的什么“死B,操”就像助词“的”,简直可以说是一句不离。有时候为了着重表现,就就连用好几个。一个外表文质彬彬的孩子,一个能够写一手好字的女孩子满纸狂飙一样的脏话,让我愕然!我又伸手拿起了另一本装帧漂亮的笔记本,这本又会怎样?这两页的内容,是在谈论感情问题,和小君交流的那个女孩上不下课去,因为一直在想那个他。小君还在劝那个女孩子看开点,别耽误学习。这些内容还没有让我太意外,现在的孩子传纸条谈的大多是这方面的恩恩怨怨,还通常煞有其事的互相劝勉别忘了学习。我禁不住有一些好笑——到底是些孩子。放下这本,还有一个本子躺在那儿,我又拿了起来。小君低声地说,老师别看了。可是我已经翻开了,上面的内容是两个人在咒骂一个同班的女生,用词之恶毒鄙俗,让人触目惊心。狂乱的字迹,粗野下流不堪入目的字眼——什么“骚货、死B、贱货”在这几张纸上都算是可以看进去的了,其余的我连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了。我放下手里的这个本子,脑子和血好像凝固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看了这些反映出她们另一面的文字,作为一个教师,我该怎么办?就这么合上走了,我觉着自己失掉了一些东西,我把这事告诉他们的班主任,这些原本在老师面前极力争取优秀的孩子如何面对?而且,我这不是给班主任添堵出难题?这事怎么处理?我和她单独谈谈?怎么说?……


我的脑子里乱哄哄的,理不出头绪,临近下课,我拿起一个本子,在最后一页上写下“小君:年少莫轻狂!”


可是,我一直无法对这件事释怀。请大家帮忙。


 


 

醉花阴 碎我心 ——读李清照的《醉花阴》(学生习作)

醉花阴 碎我心


                    ——读《醉花阴》(学生:王春雨)


词人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幼有才藻,十八岁嫁给赵明诚,夫妇感情甚笃,《醉花阴》写于丈夫在外之际,抒发的是重阳佳节思念丈夫的心情。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薄雾弥漫,愁云惨淡的漫长白天,只能靠着看香气从铜香炉里袅袅升起来来消磨。自古以来多少的诗人曾用光阴,曾用温暖的诗词歌赋赶走内心的凄清。此诗开篇便是愁云和香气一起弥漫。透过迷离朦胧的轻烟,词人在想什么呢?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又一次度过重阳佳节,玉枕、纱帐,一样的东西,一样的节日,可是夜深之时,第一次感到凉气透骨。如果不是因为分离,思念的人儿一定不会这样黯然。“透”字像一滴水漫过一张宣纸,洇出一片泪一样的痕,湿了你我的心也凉透了你我的心。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黄昏之后,在采菊之地喝酒,就会有暗暗的香气盈满袖口。不要说看到花开闻到花香每个人就应该是喜悦的,角落里的词人正在独自喝着孤独冷落的的酒!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是风吹动帘儿,而不是自己期待出现的人向自己走来,正在思念的人儿啊,比那畸零的黄花还要憔悴不堪!


不忍再读,一读泪泫,二读心碎,不能再读!

大象

大象


此大象非动物园的大象,而是我教过的一个学生。此生初二便长到了近19,长胳膊长腿大脑袋,本名叫曲顺祥,学生有叫他“大祥”的,后变成“大象”,大号就没大有叫的了。


这大象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学生的“活宝”,老师的“气布袋”。他专以逗学生开心为己长,扮鬼脸出瞎样不说,任课老师他都能给编排上个绰号,更可气的是老师转过身写字,他便起身模仿,老师转过身他已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学生轰然,老师莫名其妙。哪位老师前头走,他就在后面学姿势,甚至是蹿到背后把手罩在老师的头上做揪头发扯袄领之势,引得一走廊的学生大声哄笑。老师们都不爱拿正眼瞅他,他班主任更是成了他的专职“管家婆”时时盯着处处防着。


我初二教他语文,与大象处得不错,不说是对我言听计从也是恭敬有加。这其中的原委说给您听听,噢,不对,应是写给您看看。


因为还没上几节课便听到了大象的许多典故、事迹,我对这个站在我面前须得仰头看的“大家伙”也是戒备十足高度警惕,怕他不起好作用,怕他跟我没大没小弄得上不来下不去的。还好,这大象在我的课上还算安分,也有学生说他如何如何,我想,全当不知道,这样的学生越跟他较劲他越来劲。


那天中午我值班带学生就餐。大象和几个男孩子故意落在后面神吹海侃,我就等着他们,看他们又耍什么“鬼花枪”。只见他们神采飞扬手舞足蹈:“令狐冲厉害……”“才不是呢,萧峰功夫好……”“你明白个什么,最能打的是杨过……”声音最高连说带比划的是大象,“我觉得郭靖人不错,忠诚憨厚,很讲义气……”我话一出口,他们几个一愣怔,接着一迭声地询问起来:老师,你也看武侠?你都看了些什么?你说你佩服谁?……他们急切兴奋的样子和眼神里跳跃的光芒让我一下子知道我和这些孩子的共同话题是什么了。我们说金庸说古龙说83版的《射雕英雄传》和张纪中的03版……大象最亢奋,吃饭的时候抓耳挠腮屁股上像长了刺儿一样在凳子扭来扭去,一直拿眼神问我:老师,咱走吧?我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脑子里盘算着跟这家伙再谈些什么。


具体都说了些什么我也记不那么详细了。大概说过郭靖之所以成为“大侠”,不仅武艺高强更是人品高,有毅力有情义;金庸学问好修养高见识广才写出了这么多的好小说创作了这么多经典的人物,人家是有真本事等等。记得最清的是我跟他说,大家叫你大象,我希望你不要成为动物园耍杂技逗大家开心的大象,要成为一个代表着吉祥、智慧、仁爱的大象。为了让他听明白,我特意讲了“太平有象”以及佛教中象的尊贵地位美好象征。大象目光澄亮,频频点头。把那儿以后大象见了我是倍儿亲,见面碰头时必定立正姿势问好,隔得远一些就高扬大手锐声喊“嗨,老师!”我摆摆手,他就蹦跳着走开,活像一只高蹈拊膺的大猩猩。                                              


大象的语文成绩不断提高,交上的作业字迹娟秀认真,为此,我在班上表扬他:庞大的身躯里包裹着一颗柔软的心。一节课他没怎么抬头,脖子根都是红的。陆续有老师表扬他不拗、活泛、挺热心的,我就赶紧附和着说这孩子挺仁义之类的话。我知道学生是能通过老师的眼睛称出自己的重量找到自己的位置并校正自己的方向和行为的。经常看见大象跟在他班主任的身边很是积极殷勤的样子,后来他当上了军体委员,“混进了领导层”(大象语)。


期中考试后开家长会,我和班里几位不肯走的家长聊得正热乎,三个家长模样的中年妇女在门口探头探脑,说是找老师。我一迎出去,其中面皮粗黑的大高个便握住我的手,连声说,老师,我来看看你。旁边的两位自我介绍说是曲洪全、杜康的妈妈,握我手的是曲顺祥的妈妈。三个人一起抢着说今天是来看看让儿子直说好的语老师是什么样的。大象的妈妈说,我儿子特服你,说语老师知道的够多了都知道金庸还看武侠小说……老师,你知道,俺家这个孩子就是长了个大个子,其实还是一身孩子气。咱能和他们说一起去还就得有点共同语言,和孩子有了共同语言,就能沟通交流,咱说的他就能往心里去……三人直到走,大象的妈妈才放开我的手。三个家长边走边频频挥手恋恋不舍离去的身影让我每当忆起就倍感温暖和鼓舞。我只是做了一个教师应该做的事情,却让家长如此的感念。所以,每当面对学生一双双眼睛时,我就觉着,眼睛的后面还有好多家长的眼睛在看着我呢,于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现在,大象已上高中。教过他的老师们都记得他,每当有人说起他的那些“糗事”时,那个长身高腿扬着大手问好的大象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我真想问问他现在看什么书呢?喜欢什么样的人物呢?随着知识阅历的丰富是不是提高了鉴赏文学作品和评析文学人物的能力?在生活中稳当持重地行事为人吗?……


愿大象和那些像大象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


 

这堂课我失态了

这堂课我失态了


我在六班讲胡适的《我的母亲》,按照学习目标,第二节课主要以赏析语段,体悟感情为主。


课开始上了。我提出的大问题是“谈谈你对这篇文章的阅读感受,提出你的疑惑之处”。学生们纷纷表达自己的感受、理解。这个问题的提出等于把我预设的质疑解惑、赏析语句、体悟母爱等内容一起串了起来。学生们的谈话很是精彩,课堂渐进佳境。韩红说,对于母亲的“严”感觉有些过了。现代的家长应该如何如何地来教育孩子。我请学生站在胡适母亲的角度上为她辩解一下。徐涛说,母亲年轻就当寡妇,他希望孩子好,希望孩子有出息,才这样的。毛文静也做出了很符合文本和背景的辩解。质疑的问题中,曲荟竹提出,母亲为什么说父亲是一个完全的人?学生当然谈的很浅显,我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料对胡适母亲和他的父亲时间不长但却甜蜜的七年生活进行了简单的的介绍。从学生们的目光中可以看到他们的兴趣更浓了。邱亚楠问,为什么说那些孩子是野蛮的?李松伟说,这个野蛮应该理解为是孩子天真活泼的。毛文静接着解释,胡适的长辈们就这样说那些孩子,他们要求胡适应该安静老实,这也可以看出胡适的生活环境教育环境的状况。回答的多么好!我当场给予了肯定。


然后,师生一起说母亲述母爱,在这个环节上,我出现了问题。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原本说的那些话是要激起学生对母亲的感情的,谁知,我说着就哽咽了。那些话的大意是——说到母亲 ,我们好像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又好像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有天晚上,我喝中药,儿子盯着看。我伸手蘸了一点让他尝尝,他的头摇得像波浪鼓。突然之间,我想起小时的我缠着母亲要一点山楂丸来吃的场景。那时的母亲比现在的我年轻强壮的多多了,她22岁就生了我,当我5岁时她只有27岁!多好的年纪!所以,她嚼起萝卜咔嚓咔嚓响,她的黑发的浓密让她很烦,她推起装满粮食的小推车我得在后面跟着跑,她的大嗓门一场院的人都能听得到,她的笑声震得我的耳朵嗡嗡响,她争强好胜她得理不饶人她飞针走线她耕锄收种她煎炒烹炸……她能干得像是一座我永远无法逾越的山。可是,如今的她一蓬白发干枯硬直后背弯曲两眼蒙蒙嘴角下拉,甚至衣衫不整邋遢埋汰……是谁无情地拿走了她的青春她的美丽她的鲜活的心?是她的孩子呀。人们都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爹娘苦”,我也是做了母亲才体会到当娘的辛劳和那种无怨无悔的付出……说着说着,我情难自禁,脑海里是母亲因为我要回家早早包好的饺子,是母亲在寒风里抱着一捆玉米秸回家的臃肿的身影,是母亲日渐伛偻的腰背和粗糙开裂的大手以及指甲里不能洗净的污垢!我说不下去了,我也知道当着这些学生我有些失态了。我去打幻灯片,让学生齐读讴歌母亲的名言,顺势揩去了眼角的泪。虽然我没有抬头,但是我感觉到整个教室是安静肃穆的。


回到办公室,强忍悲抑的我无声地哭了很久。现在回想,我也不会评价自己的这堂课了。教学已经十年的我,怎么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的几位小老师

我的几位“小老师”


   一直想写写这几个学生,因为他们感动过我启发过我。


一字之师——丁莹芝


   这个女孩高高瘦瘦的,长的不俊。她的班主任安排她给我干课代表,说是入学时的语文成绩属她最高。很快,她的语文天赋显示了出来,课堂回答的精彩、作文的老练独到、还有一手漂亮潇洒的书写,经常让我觉着她不应是个初一的孩子。自然我对她的作业格外关注。那天,我在她的读书笔记上的一篇文章里发现了一个错字便标了出来,是个“美”字。不久,作业又收了上来,我发现丁莹芝的作业上错字没改,于是就写了一句:前面有错误,改正!作业又收了上来,在我的这行字的下面写了一个不大的“美”,和她原来写错的一模一样。我就奇怪了,这个孩子为什么还这样写呢?我打开字典,自己都忍不住哎呀了一声,原来是我一直在写错字!我把美的前三道横写的短第四道横写的长,而且一直以自己把笔画连起来的特意拉长的第四道横为“美”。看着丁莹芝的那个“美”,我很羞愧,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这个孩子跟着自己的错误走,还觉着理直气壮;人家不言不语,只写个小字提我一个醒,虽然与我一天不知见几个面也不吱一声,给老师留个面子留个自我发现的空间。小小年纪竟然如此严谨如此细密。这一个“美”字,让她堪当我的一字师。


               笑着生活 ——范亚妮


   这个孩子是半路转到了我教的这个班,原因是父亲遭遇了车祸,母亲无力再让她上住宿班,因为她的姐姐正在上高中,花销也挺大的。当她提着板凳出现在全班同学面前时,面带浅浅的微笑口齿清楚地做了自我介绍,她的镇静她的平淡镇住了班里的学生和我。一个13岁的孩子竟能做到这样,了不得。这是我的第一感觉。范亚妮的学习成绩很好,曾考过级部第一,经此打击仍保持在前十名里。我们在办公室里都毫不讳言对这个孩子的好感并且大家都认为她的妈妈会因为这两个孩子而享受老福,范亚妮的姐姐学习也极出色。两个月后,我们听到了一个让我们都无法接受的消息——范亚妮的妈妈不堪生活的重压服毒自杀了。我们惋惜我们愤怒我们无奈,天知道她的妈妈在学校不仅减免了两个女儿的学费还给予最高奖励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走了这条路!我们又一次高度的关注范亚妮。女孩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憔悴苍白,胳膊上吊着的黑布和依旧清澈明亮的目光让我心头一酸,泪在她走后就流了出来。在以后的日子这孩子依旧和以前一样看不出大的情绪变化,上语文课时我会尽力避开一些东西,实在避不过去我就注意范亚妮的表情变化,当看到这孩子的表情和其他孩子一样时我就暗中松口气。


我只见过她擦过一次泪,还是偷偷的。那是开家长会,她的婶母来的。级部主任特意在全体学生面前表扬范亚妮。我看到这孩子低下头借着捋头发快速地把泪擦掉了,抬起头来还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我真的震撼了,一个年仅十几岁的孩子在遭受如此打击下会经历怎样的痛不欲生?会经历怎样的煎熬折磨?这真让我们无法想象,她过来了,她不需要谁的怜悯谁的关注,所有的一切她坦然面对,她在笑着生活!我已年过三十,暗忖自己在胸怀气度上差她一大截,此生为我师,当之无愧。


默默坚守——孙家琪


这个孩子矮小瘦弱,却隐忍执着。她第一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卫生大扫除。当别的女孩说笑逗趣,拍打着白嫩的双手表现出对劳动的不愿不屑时,她一言不发蹲在地上两只手像两架除草机一刻不停,干净得犹如整除过的地面随着她的移动而不断增加面积。拔出的草堆得像座小山,男孩子负责运走,孙家祺的身影也在期中,瘦小的身影与怀中的大草团极不协调。从始自终她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声计较没有一丝做给别人看的意思。


学校的下午第四节是大活动课,学生大都在操场上玩闹嬉戏,孙家祺一般都选择在屋里看书,我从窗外见过那读书的背影,犹如上课时的样子坐得直直的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后来我知道她的父母为了让她上学方便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靠打工生活。爱心捐助时,孙家祺拿了50元,班里最高。这孩子不善言辞,经常是默默的。她的书写很一般,但极其认真,我有一次在她的桌子上见到一个练字本,每个田字格里的字都规规整整,像极了平日里的孙家祺。初三结束,她送我一本《感恩故事全集》,老厚。我懂她的心意,初三一年,她对我感情很深,作为一个孩子她用这种方式表达谢意和敬意。我把这本书放在客厅的书架上和四本精装的《三希堂法帖》在一起,每次见到我就会想已进入高中的她是怎样安静地学习着生活着,想到拔草的那个瘦小的身影以及瘦小的身躯里的力量与意志。


仁者无敌——战晓辉


战晓辉,我的课代表。他和于泉涌一起,但我见到最多的是战晓辉送作业取作业。一天,我不经意地问她,于泉涌呢?她说:他不来。我问,怎么了?她说,他懒。我问,怎么不早说?我可以换个勤快的。她说,他就像个小孩,什么事爱靠着我,指望着我,我不跟他计较。说完是个甜甜的微笑。我仔细咂摸着这句话,是个小孩?一个自己还是孩子的孩子说自己的同龄人是个小孩!我教学多年,净是看到课代表之间互相攻讦推诿貌合神离,第一次听到一个学生用近乎成人的口气包容着另一个责任共担者。后来,我的这个课代表又兼任了班里的卫生委员。我见过她一个人跑上跑下查了水房又去拣操场卫生区的纸片,满头大汗,也见过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拖着同学刚刚拖过的地,总之,一个人在干着所有值日生的活。我说,你这样会累死,你是卫生委员是班干部拿出威风来,指派他们干,你就管着说说话分配任务监督他们就行了。她说,老师,我不是卫生委员时特讨厌卫生委员,因为他们只说不干。我当了我就不能再让人家厌恶。过段时间大家就都就干了,您等着吧。果然,一段时间后,我们班的卫生评比稳居第一,别的班主任向我取经,我说,我有一个极好的卫生委员!后来她的卫生委员一直做到初中毕业,并协管全校的卫生工作。战晓辉的成绩一般,进了普通高中。前些日子回校找我,满脸的自信,言辞成熟。她说她是班长,而且要竞选学生会的主席,不出意外副主席已是铁定了。送她走的时候,这个女孩的稳重大气在甬路两旁茂盛的法桐树下显得格外动人。我相信她能走得更远的。


孔子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与学生天天同行,他们个个皆可成为我的老师。我的生活在继续,我的“小老师”会继续增多的。                                            —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