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木兰泪

  看了赵薇主演的《花木兰》。几次流泪到难以自已。

第一次在木兰伤重昏迷时,文泰割腕滴血滋养。文泰的面容安详宁静,割腕的刀从容坚定,昏迷的木兰嗫嚅着嘴吸下鲜血,我的泪再也无法隐忍,流成河流。


二次流泪为了小虎。受伤后的小虎在大军撤退之时大吼:我们留下来掩护将军。他和其他的伤兵在敌人的铁骑前组成肉盾为撤离的木兰争取时间,已知结局,慨然赴死。后被俘,敌军将他们置于木兰军前,一刀刀砍下,一枪枪扎下,逼他们呼救。铮铮如小虎的男儿们只有令人心悸的呻吟,却无一人呼救。木兰目睹自己从小护大的小兄弟在自己面前鲜血淋漓,强忍悲痛唱起了军中的安魂曲——生而何欢,死又何憾……敌人的屠刀像砍甘蔗一样把伤兵们一批批砍到,满面血沙的小虎坦然无惧,当他还睁着眼睛的头颅扑向黄沙时,我的泪又一次决堤。


三次流泪为了木兰和文泰的分离。木兰和她的弟兄们准备在绝境中和柔然的大军决一死战,木兰牵出了自己的坐骑——黑风,要分给士兵,士兵齐刷刷跪倒恳请木兰不能斩杀黑风,孱弱的木兰晕厥。文泰稳步走出士兵布好的掩体,嘶哑着声音告诉敌人自己是魏国皇子愿意以自己为人质换木兰和其他兄弟的性命。马蹄纷乱,黄沙掩面,手执匕首抵在脖子上的文泰回首寻找木兰,目光清澈恬淡;木兰遥望文泰,眼神亦是决绝。没有依依不舍,没有肝肠寸断,有的只是义无反顾,知是天涯永隔,不再生死相依,可也知道你我已是刻骨铭心。


四次流泪在结尾。木兰送已是魏国继承人的文泰离开自己和老父生活的小屋,两个彼此深爱的人轻轻相拥。文泰说,忘了我吧。木兰说,我在军营的十二年里,每天醒来想到的都是你,是你使我有勇气坚持下去。以前是这样,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是这样……镜头前的木兰泪在静静地流,我的泪在飞。


我抽噎不成声,为这感天撼地的爱国情、朋友情、恋人情。木兰和文泰爱得深沉爱得真挚,这种爱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不再只是生死契阔,天涯相伴;小虎等人的友谊无关名利酒肉,是命与命绾结在一起的托付和不离不弃。在为国为家的大背景下,他们走到了一起,在漫漫黄沙和殷殷鲜血刀剑争鸣中,无数个体生命集体焕发出金属一般的质感和亮度。


孙燕姿苍凉悲壮的歌声在片尾响起,豪迈中有着女儿的柔情,低吟高歌都有着穿透胸腔的力量,漫天的风沙再次卷地而来,金戈铁马,猎猎大旗,夕阳似血,天地间充溢的是悲伤,是慷慨,是期待,是重生……镜头推向木兰身边的树林,推向遥远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