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这样,又怎样?

不这样,又怎样?


很无意地,打开了这部电影。晚秋之际看一部《晚秋》会是很应时节的吧?


西雅图,多雾,阴霾着一派清冷萧索。黑灰色的背景里,女主角满脸瘀伤惶惑地奔跑,气喘吁吁。四周寂静无人。这是谁的季节?断然不是你我的,是他们的……


人生何处不相逢


长途车上杀夫的女囚寂寥而坐,因为母亲的离世,入狱已经七年的她有三天的时间回到世俗中。孤独、冷漠中她大张着眼睛看车窗外掠过的景物。三天,三天的际遇会是怎样?勋带着笑容走向她,借钱,借车票钱。一个吃软饭的情场骗子,一个游戏人间的午夜牛郎,坐到了她的身边。从陌生到相遇,一张单程车票的距离,故事展开,意外,想必也会自然。人往往无可依傍,无处寄托,寄身天地间的无助让我们有些时候更愿意做彼此的陌生人。不预备了解,不渴望接近,也就没了那么多琐碎和强迫。可是谁与谁不陌生,谁与谁不相逢,谁与谁要交集,谁与谁要纠缠,是天意。


好?坏?


勋带着安娜去游乐场。他希望看到她笑,很真诚。碰碰车场的外面上演着一场戏,一对情侣分合痴缠,勋与安娜为他们对口型,配音,你来我往中,压抑已久的安娜眼神亮了,语速快了。舞台上的演员分开、重逢,男人追赶着女人——复合,翩翩起舞,爱情到底还是充满希望的,尽管也许只是个巧合。


安娜开始用中文叙述自己的故事,那个可能久远但是改变了她的命运的爱情故事。只会用中文说“好”“坏”两个字的勋观察着安娜的表情,感受着安娜的语气,在安娜停顿的时候说一声“好”或是“坏”。而这带着孩子般顽皮的一声“好”或是“坏”却是那样的直击人心!


倘若,世事只用这两个字就可以准确定义,一切也就简单。可是,这只是一个倘若。


他的,不是你的


勋有些尴尬地坐在桌子中间,旁边是安娜曾经深爱的男人,这个男人自私、胆小,当年的他占据了安娜的心却离开,安娜结婚他又回来要带走安娜。七年前的悲剧是他一手造就。而就是这个王京(音译)面对着勋,却又说着警告勋离着安娜远一些的话。他结婚、育子,还在觊觎着安娜。勋说我讨厌你笑,你笑,你就死定了。确实,这个男人一出场就带着一些自许的邪气的微笑来拧安娜的脸。于是拳头就落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面对着围过来不明就里的人们,勋说王京用了他的叉子。“你为什么用他的叉子,那是他的!”安娜歇斯底里地暴喝,长久的束缚,错位的爱与无尽的恨,失去母亲的悲伤,家人的薄凉无情……倾泻而出,安娜抽搐哭泣的侧影成为一个永久的符号。这个世界,有他的秩序和规则,不要破坏,否则就是承受惩罚。王京喃喃说着“对不起,我错了”,他终于在场合和时间都不对的情况下,给安娜一个致歉。


记住,他的,不是你的。你的,也必须不是他的。不是我们太泾渭分明,很多的的世界里容不得混淆和模糊。特别是爱情。


等我


踏上回狱的长途车,安娜最终不再看车窗外一遍遍用手势和她告别的勋。受伤的心决定再次紧紧裹起。中途,勋上车。浓雾中,我们听到两人的对话,阳光,欢快。真的希望影片就这样打住,让世人永远拥有一支美妙的童话。


西雅图的天晴了,警车呼啸而来,安娜拿着两杯滚热的咖啡回来,找寻勋的身影。他曾和她告别说就在这里等,她不知勋已被旧情人的丈夫构陷。咖啡溢出,四处看遍,除了灰色的天空,无声无息的湖水,什么都没有。寻不见,何时能见?只有天知。


两年后,安娜出狱。景物还是以前的景物,依然有班车停留。咖啡店里坐着的安娜对着对面说:好久不见了……这曾是两人之间游戏时说的话。无人应。


勋曾固执地把手表交到安娜手上,一个信物,一个承诺:“我会回来的,等我。”勋,她就真的决定等,不管多久。这份等待,没有意外,执着无比,令人悲伤。


    我们每个人都在等,等明确的,等未知的,等许诺的,等企盼的。有的等,安静;有的等,焦躁。都是一个等,那就选择安静吧。不这样,又怎样呢?


唱一首晚秋


  眼前的世界麻木得坦荡


不失望    也避免期望


爱情足够让两个人难忘


孤独却只有我一个承担


  


谢谢你   走过我身旁


陌生的你像熟悉的阳光


提醒我身处在地球游荡


原来   我还会看你看到慌乱


 


爱不是不任性就能反抗


风来时浪花也只能狂放


不这样   又怎样


不问你什么是真正喜欢


不去想永远是如何短暂


 


  只要


我还会期望你在身旁


爱不是一个人所能抵抗


错误有你和我一起补偿


 


  不这样


又怎样


晚秋不晚


又何妨

光阴渐老中伤心有痕

光阴渐老中伤心有痕


 ——观《唐山大地震》


我从元妮声嘶力竭地喊着冲进屋子救孩子的大强时开始流泪,一直到看完《唐山大地震》,关上视频,依旧眼眶发酸,抽噎不止。人的命是多么的卑微!24万人,24万人哪,当他们的名字镌刻在冰冷的黑色的花岗岩上时,我不知道苍天有没有哭泣!如果有的话,那短的都可以忽略不计的23秒就不要发生!人,是什么?什么都不是。但对于把生命绾结在一起的人来说,人,再重要不过。


     李元妮因为大强的那一拽,与死神擦肩而过。为了这个用命换了自己命的男人,元妮守着他,一生守着,守着孤独守着悲苦守着坚贞。


因为妈妈那句“救弟弟”而恨了32年的方登,守着童年的记忆宁肯一次次在梦中哭醒,也不肯开口诉说往事;因为男友不懂得生命的珍贵要她去流产,方登选择离开和消失;养父养母的情谊在重再真,因为有过被放弃的经历,方登一直无法真正的接纳他们……


重建后的城市光鲜美好,闪烁的霓虹灯的下面有多少彷徨孤苦的心和魂儿在游荡!


元妮不肯离开灾后的住房,任凭方达生气跺脚。她说,搬家了,你爸和你姐就找不着回家的路了,我等着他们。这一等就是30年,等回了活着的女儿,她继续等着大强。当方登站在父亲的遗像前,从水中捞起洗好的西红柿,32年前的那个晚上,只剩的一个西红柿给了弟弟,妈妈应着第二天再给她买的情景历历在目,这一买,这一摆,就是32年!元妮给方登跪下,请求当年放弃救方登的宽恕,这一跪,在这个母亲的心里已是千遍万遍!两个只能救一个的状况下,让一个当娘的放弃哪一个都是在剜心割肺!做母亲的一直在守着放弃救女儿的心丧。做女儿的守着被弃的心丧。纠结在一起的是心的伤情的殇,痛入骨髓。


“守”,宝盖下面一个“寸”字,这是点点滴滴的记忆,在生命的暗流里流淌,奔涌,激荡,平息,是胸腹里的那腔热血在翘首期盼里碾成碎冰,是那副柔肠在辗转等待里撕裂成寸寸缕缕。尾声抱着石柱,守的是一份对诺言的验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没有守候到属于他的红颜。白娘子被压在雷峰塔下守着那个断桥上发生的故事,她的泪是不是已经幻化成西湖的雨雾?梁山伯和祝英台双双化蝶,喋血守护着最最纯美的感情,只是不知孱弱的翅膀能够带着他们的精魂缠绵到几时?


常言道“守到云开见月明”,多么美好的愿景!却没有人去想想守候的时光如何的无涯和痛楚。能够等到一个答案的固然是好的,可是又有多少守候的生命是悄无声息凋零的叶片。朱安是“先生的遗物”,她嫁进周家就开始等,开始守,等着先生回心转意,等着先生对他粲然一笑,守着一纸婚约,守着一份她也可以不去守的责任义务还有一份冰冻的感情。这“守”就像一把刀,割掉了她的青春,剜去了她的梦想,剔去了她的鲜活。这是一个苦命的女子,也同样是一个苦情的女子。在鲁迅去世后,她还在守,守着先生的书稿,守着先生的名声,即使在三餐不继最困厄之时,她也不卖先生的书稿不开口向族人举债,因为她认为那会是先生最不愿意看到的。


光阴渐渐老去,那些苦守的,枯守的,死守的最终归为烟尘,那些青春,那些美丽,那些凄迷,那些个中滋味最终化为他人的猜度和梦境。


一切无痕无迹。正守着的那个人儿的心呢?


 


 

我的木兰泪

  看了赵薇主演的《花木兰》。几次流泪到难以自已。

第一次在木兰伤重昏迷时,文泰割腕滴血滋养。文泰的面容安详宁静,割腕的刀从容坚定,昏迷的木兰嗫嚅着嘴吸下鲜血,我的泪再也无法隐忍,流成河流。


二次流泪为了小虎。受伤后的小虎在大军撤退之时大吼:我们留下来掩护将军。他和其他的伤兵在敌人的铁骑前组成肉盾为撤离的木兰争取时间,已知结局,慨然赴死。后被俘,敌军将他们置于木兰军前,一刀刀砍下,一枪枪扎下,逼他们呼救。铮铮如小虎的男儿们只有令人心悸的呻吟,却无一人呼救。木兰目睹自己从小护大的小兄弟在自己面前鲜血淋漓,强忍悲痛唱起了军中的安魂曲——生而何欢,死又何憾……敌人的屠刀像砍甘蔗一样把伤兵们一批批砍到,满面血沙的小虎坦然无惧,当他还睁着眼睛的头颅扑向黄沙时,我的泪又一次决堤。


三次流泪为了木兰和文泰的分离。木兰和她的弟兄们准备在绝境中和柔然的大军决一死战,木兰牵出了自己的坐骑——黑风,要分给士兵,士兵齐刷刷跪倒恳请木兰不能斩杀黑风,孱弱的木兰晕厥。文泰稳步走出士兵布好的掩体,嘶哑着声音告诉敌人自己是魏国皇子愿意以自己为人质换木兰和其他兄弟的性命。马蹄纷乱,黄沙掩面,手执匕首抵在脖子上的文泰回首寻找木兰,目光清澈恬淡;木兰遥望文泰,眼神亦是决绝。没有依依不舍,没有肝肠寸断,有的只是义无反顾,知是天涯永隔,不再生死相依,可也知道你我已是刻骨铭心。


四次流泪在结尾。木兰送已是魏国继承人的文泰离开自己和老父生活的小屋,两个彼此深爱的人轻轻相拥。文泰说,忘了我吧。木兰说,我在军营的十二年里,每天醒来想到的都是你,是你使我有勇气坚持下去。以前是这样,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是这样……镜头前的木兰泪在静静地流,我的泪在飞。


我抽噎不成声,为这感天撼地的爱国情、朋友情、恋人情。木兰和文泰爱得深沉爱得真挚,这种爱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不再只是生死契阔,天涯相伴;小虎等人的友谊无关名利酒肉,是命与命绾结在一起的托付和不离不弃。在为国为家的大背景下,他们走到了一起,在漫漫黄沙和殷殷鲜血刀剑争鸣中,无数个体生命集体焕发出金属一般的质感和亮度。


孙燕姿苍凉悲壮的歌声在片尾响起,豪迈中有着女儿的柔情,低吟高歌都有着穿透胸腔的力量,漫天的风沙再次卷地而来,金戈铁马,猎猎大旗,夕阳似血,天地间充溢的是悲伤,是慷慨,是期待,是重生……镜头推向木兰身边的树林,推向遥远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