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那里——读《给教育一点形上的关怀》

春天在那里


——读《给教育一点形上的关怀》


春天在哪里呀


                    春天在哪里 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


这里有红花呀


这里有绿草


         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


……


……


                嘀哩哩嘀哩嘀哩哩嘀哩哩嘀哩哩


                嘀哩哩嘀哩嘀哩哩嘀哩哩嘀哩哩


      春天在小朋友眼睛里


       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


读着这本书,想起了这首歌。是因为“每一个孩子都是诗人”的浪漫,还是因为“儿童的心灵世界以爱、温暖、丰富、阳光为基础”的睿智,抑或是“教育就是充分地启发健康的生命以尊严与幸福感”的深沉,更可能是“教育是等待的艺术,教育是慢的艺术”的透彻吧。这些文字都让我想到了春天的明亮、温暖、生机和富足。


第一次在一本书上画出了这么多的句段。句句都深邃到哲学的高度——对学生生命世界的敏锐与洞察,这是教师教育意识生长生成的基础;教育的成长究其根底乃是教师人生的发展与生命品质的完善;课堂的高度就是人性的高度,教育的人文品性最终必然落实为教师的一种生命状态,一直求真、崇善、爱美的生命姿态与丰富、博雅、宽厚的生命情怀;教学的根本指向是学生生命世界的点拨与成全……


俯仰可拾。齿颊留香,心底温暖又敬爱。


作者刘铁芳,谁?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发表论文、随笔100多篇。《给教育一点形上的关怀》的书页上的介绍简而又简。打开百度,百度百科里有他的专页介绍:刘铁芳,,1969年生,湖南桃江人,1986年中师毕业,1990年入湖南师范大学,于199419992003年获教育学学士、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现为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湖南师范大学“两课”重点学科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985”团队研究员,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17岁中师毕业,教学4年后考上大学,用13年的时间取得了博士学位,后成为教育科学院的副院长,完成了自己人生质的飞跃。封面上的刘铁芳,圆脸,粗眉,嘴唇紧抿,目光沉静辽远。他在了了几百字的前言里高频率地使用了一个词语:思考。是的,封面上的他神情就是在思考,文章里的所有文字都是他思考的具象表达。是思考,让这个农村的孩子成为院长,是思考让这个外表儒雅腼腆的人有了一颗深刻的脑袋广博的心灵。


他的思考,是形上的。我们无法把它们变成一堂优质课,我们也无法把它们转化成我们的语言重新表述。但,这些思考,给我们启示,给我们方向和力量。可能会让我们成为一个不错的家长、不错的教师,不错的社会公民,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道德完善的人。


读过纪伯伦的《论孩子》吗?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他们是生命渴望自身的儿女/他们通过你出生,却并非来自于你/虽然他们和你在一起,却不属于你/给他们你的爱,而不是你的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给他们的身体提供住房,但不要禁锢他们的心灵/因为他们的心灵居住在明天的房间里/你不能探访,甚至在梦中都不行/你可以努力将自己变得像他们/却不要设法把他们变得像你/因为生命不会后退,也不会停留在昨天/你是发射孩子生命之箭的弓/神弓手瞄准无穷之路上的目标/他用神力折弯你,好让他的箭射得又快又远/让你欣然在神弓手的手中弯曲吧/因为他既爱飞驰的箭,也爱稳健的弓。


                      ——纪伯伦《论孩子》


这就是刘铁芳的儿童观,给孩子尊重、自由,做到鲁迅说的三大原则:第一是理解;第二是指导,第三是解放。过多的干预和钳制,只是在生产流水线上的统一规格的产品。为人父母、为人师者当检省自己的思想和行为。


这是一个浮躁混沌的世界,我们都在这么感慨着,甚至是哀叹着。大肆批判教育体制的各种弊端,不是刘铁芳语言方式。一个人的想法决定了他的活法,一个人的活法决定了他生活的质量和生命的能量。他多次引用赵汀阳说的:“如果我们改变不了世界,那就改变我们的世界观。”来表达他的态度——在现实的教育体制下,我们无力去动摇它,那就换一种乐观、积极的方式来适应它。“不求改变世界,但求改变自我,在浮躁的世界里找到心灵的妥帖。”“我们不是灯光,但我们可以做烛光,温暖我们周围的人们。”与其夸夸其谈,不如拯救自我,怀着伟大的心来做一些平凡的事情,把心慢慢地安顿在细小的事情之中,我们就可能在平凡中走向人性的卓越。他的话,有自身经历的回顾和总结也有佛家的悲悯和自省,如春风吹走浮尘,催生喜悦和平静。


因为有强烈的现实关怀,刘铁芳更关切人的心灵问题,他告诉教育者只有自我追求超越和卓越才会有心灵的高贵和纯粹,才会带来人生的圆满,才会抵达教育的“道”。因为有深刻的当下幽思,他的思考更加切近人在现代文明发展中的具体境遇,教育的平庸化、功利化、均一化,社会变化带来的焦躁感、失败感,使很多的人缺失了信仰倍感生命的虚无。如何夯实自己的精神根基擦亮自己的生命质地,怎样让自己融于时代又能有所超拔,甚至是获得人生的大造化大境界,刘铁芳在此书中都有娓娓之谈。我们要“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诗意是向上的,栖居是向下的。世俗的、肉身的欢愉和幸福不可过多追求沉迷,向上的、仰望星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幸福是我们要仰慕、追求的,这是人类免于迷失,更好享受世俗生活的保障。


直抵人性。直通彼岸。


 


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的眼睛深深地系于这个世界之上的某个地方。他们关心这个世界背后的事情胜过对这个世界本身的关注。他们深信。这个世界之上的许多事情。其实比我们肉眼周遭的任何事情都更重要。更基本。他们孜孜于另一个世界的真理。却把深深的爱全部地留在这个世界之中。


这是扉页上的一段话。这是刘铁芳的自述,也是他对自己的点评和期许。这些话,让我倾心,让我心晴。


他还说——头脑让我们保持一种理智的清明;眼泪让我们对人世饱含深情,让我们的心灵永远靠近人性幽微的深处;生命让我们保持存在的温度,保持对人性卓越的永久期待。


多么庆幸,这三样我都拥有!更庆幸在早春里遇到了他。点拨了我,清醒了我,通透了我。


春天在哪里?


春天在那里。春天就在那里,永恒,明亮,温暖,充满生机和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