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尘世——乡村秧歌


活在尘世    

乡村秧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鼓槌落下去,鼓面在震荡。

双手合起来,黄铜钹发出“匡匡匡”节奏均匀的脆响。

长着几根胡髭的嘴撮起来,唢呐声加进来。

小鼓、锣也响了起来。

真想把耳朵捂起来,太吵了。可是,心却随着锣鼓声莫名兴奋起来。都在扯着嗓子和熟人打招呼。眼睛忙不过来了,那个是西街的嫂子,那个是村东的大姑,那个是二喜的爹,那个是长成小伙的侄儿……正午的阳光明晃晃的,摊在村委的大院儿里。

敲大鼓的大伯放轻了鼓槌敲着鼓沿儿,钹和唢呐来了精神,高昂欢快起来。大院儿变成了一块洼地,人们三五成群,提着凳子牵着孩子,汇合过来,光亮便爬上了人的脸上和头顶上。

撑着水葱绿绸布船围子的小媳妇滑进了人群中,划船的粗黑男子用桨开着路。人们开始后退,后退。船头挑起,流苏飞起,红绸系的大红花颤了起来。又一架船儿跟了上来。着着黑色软底布鞋的双脚轻盈得如同在踩着微飔拂过的清波,黑莹莹的眼睛在红红绿绿的流苏后面宛转流丽。船行一圈,便辟出了一个白亮亮的如湖一般场地,开阔、圆整,闪着光。四架小船儿在水里滑行、穿梭、飞旋。划桨的船夫变成了一条金灿灿的鲤鱼,在小船儿间扭头摆尾地穿来穿去。一时间,翠绿、金黄、艳红、乌黑、碧蓝、水白搅在了一起,缠在了一起,不由得人不眯起眼睛来。

两只七彩壳身、有宽幅桃红色绸缎褶皱边儿的大蚌游进了这片水域。壳下两只小黑脚踏着鼓点撵着圆场步追赶着小船儿。啊,竟然要去夹船尾!船儿一侧,壳儿合了起来,桃红的绸缎边忽忽悠悠。壳儿张开,里面是穿着红裤子红袄上绣着大牡丹花的邻家婶子,脸上的胭脂比红袄还红。

锣鼓的家伙点密了促了,飓风来了。船儿、船夫、彩贝的速度都加快了。水面在膨胀,在鼓荡。船儿在打旋,船夫的桨划得颠倒错乱了,彩贝的壳儿一直张着了,婶子的脸更红了。围观的人一起后退,鼓掌,张大了眼睛和嘴巴。

锵锵锵锵锵锵——锵!

四架小船停成一溜儿。红裤子红袄四个腰肢婀娜的女子一起鞠躬致谢。然后再次弯腰钻进船身,架起小船飘出了人群。静静心神,刚才的一切如同一场绚烂的神话呢。

鼓声响起来了。锣响起来了。钹响起来了。唢呐也响了起来。

两队甩着粉红大扇子的队伍扭进了场地。

一水儿的红衣服,胸前都绣着粉丹丹的牡丹花。

呼啦啦,扇子在身侧挽出了一朵花。呼啦啦,扇子在头顶挽出一朵花。扇边上缀的绿色、金色的流苏划开了空气,划出了光,化成一个个媚眼,勾引着无数清的浊的眼睛随着它转,随着它走。

笑声起来。有人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指指点点。矮胖的四叔黧黑的脸上抹了大红团的胭脂,戴着仙女的头套,着了湖蓝的长裙扭捏着走来;平子描了两道粗黑的八字眉嘴边贴了一颗巨大的黑痣,扛了一杆大烟袋,晃着耳边的红辣椒在跟人群中的熟人打招呼;强他娘装扮成小媳妇骑着驴,旁边是扎着蓝头巾挥着小鞭子的相公爷,举着叉子背着小篓子的拾粪人跟在驴屁股后;凯凯的爷爷拄着木头棍子斜举着大葫芦不时地喝上一口,一瘸一拐扮成铁拐李;三老姑一身的金黄,用脚后跟前后捯饬着上场,左手挎着篮子右手挥舞着一个大棒槌……

他们是焦点了。

小媳妇的毛驴尥了蹶子,相公去拉缰绳,小媳妇一脸惊慌,拾粪人连连惊跳。仙女甩了甩手里葱绿的大手帕,扭扭腰走了。媒婆用烟杆子指指画画,大约在指责相公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小娘子。铁拐李只顾着喝自己的酒。小毛驴上了犟劲儿了,趴在地上不起来。赶驴的拾粪的一起拽着驴尾巴往上抬。小毛驴一跃而起,晃着脑袋翘着尾巴继续赶路,不时撅一撅屁股,拾粪的就赶紧弯腰用小叉子作势接一下。

戴着大墨镜的摩登老板和仙女碰上了。俩人打起了招呼,嬉皮笑脸。仙女的葱绿大手帕甩到了老板的肩上,回眸一笑便又去和铁拐李对饮了。拿棒槌的老姑和扛烟袋锅的媒婆相互点头示意,围着对方转圈,鼓点一重,各自把腰一扭,一个迎上戴着黑呢帽的土地主抖起了肩,一个去和鬓边插了几朵绢花的婶子面对面拧起了腰。

鼓点发生了变化。软底黑鞋落到地上的节奏在加快。大红色的裤脚带起了风。扇子花在手上转了起来。细的、粗的、扁的、圆的腰摆了起来。场地中间的各色人物脚底下都加了劲儿,小毛驴跑起来了,铁拐李顾不上瘸了,仙女的裙子鼓蓬蓬了,媒婆耳边的辣椒上蹿下跳了,胳膊肘上架着的烟袋锅像鸡啄米了。

唢呐停下了,鼓点继续加快。脚尖点地,腰肢挺紧,胳膊加紧,小步快挪,扇花变小,两支队伍面对面,合龙。

咚不隆咚、锵、锵,咚不隆咚、锵、锵……前胸一挺后腰一挫,面对面的两个人擦身而过。也就是那么眨巴了几下眼儿,仙女老板们被围在了两个圈里,他们继续打闹、卖俏、嘻嘻哈哈,和围观的人挤眉弄眼噘嘴耸肩。透亮的阳光下,白的黑的红的黄的脸、老的少的俊的丑的脸上都带着笑意,开心的笑意。

打鼓的已经换上第三个了,正是壮年,只穿了衬衣,抡圆了胳膊随着身边头发花白的大伯的手势狠劲地砸着牛皮鼓面。起先坐在高台阶上的村书记此时打起了小鼓,自己手里的鼓槌上下翻飞,眼睛却紧盯着大鼓鼓槌的起落。吹唢呐的叔侄目不转睛地看着场地里旋转扭动的人,一高一矮两只唢呐呆立在地上,有些落落寡欢。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鼓槌落下去,鼓面在震荡。

双手合起来,黄铜钹发出“匡匡匡”节奏均匀的声音。

长着几根胡髭的嘴又撮起来,唢呐声加了进来。

小鼓、锣也响了起来。

汗流出来,阳光一照,亮汪汪的,一片。衣摆掀起来了,裤脚扬起来了,脖子上的纱巾松了要飞走了……大红、桃红、粉红、胭脂红、葱绿、碧绿、金黄、明黄、瓦蓝、湖蓝、绒黑、乌黑……

继续!继续——

这醉了般的舞步,这醉了般的眼神,这醉了般的色彩,这醉了般的乡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