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浅(转载)

三月浅 转载美文


往年的三月,一如小姑娘,宽袖薄衫,春风满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说她桃羞李让也好,燕妒莺惭也罢,似不为过。更莲步轻移,有暗香盈袖。一不小心,花儿将其春光乍泄,让多少词人倾倒,使几多骚客心醉,一如春风沉醉的晚上,鸟儿劲歌,柳丝曼舞。总不似今年,已到三月中,只见春汛不见桃花,无桃花也就罢了,还飘舞起太阳雪。这太阳雪一舞啊,准备登台唱主角的春姑娘,就簌簌地退到幕后去了。
   
与往年的春深似海相比,今年的三月是一条浅浅的小河。春姑娘没有赶上浩荡的春风,帆还没有升起,就遇到了打头的寒风,泊在那里,动弹不得。春姑娘只好藏在柳芽里,和我们一起欣赏三月初的那场罕见的太阳雪;只好躲进白玉兰的花蕊里,和我们一起聆听冷雨敲窗,领略春寒料峭的春之韵。北风呼啸,只好和草芽挤在一起抱团取暖;露冷寒重,只好潜伏在河水里和鸭儿们一起游戏。已到三月中,春姑娘还只能在幕后犹抱琵琶倒春寒伴奏喝彩,只能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终是不肯亮相露面。
   
三月浅,浅在阳光。阳光像金贵的细粮,在经过云层时,仿佛被又细又密的云隙筛过,漏下来的只够照明了。我们可以从点灯上来节约,来低碳,太阳可不能玩低碳。太阳一金贵,看来什么东西都要金贵。太阳一低碳,人间就要免谈低碳了。万物生长靠太阳,阳光一浅,三月自然也就浅了。
   
三月浅,浅在颜色。三月天依旧天灰地黄,冷黄冷黄的,像一个久病刚愈的人,打不起精神,让人看不到前方就是一个活力四射、百花齐放、万木争荣、姹紫嫣红的春天。
   
春深有春深的妙处,春浅有春浅的好处。春浅可以为我们提供无限的遐想。三月浅,我们可以坐在枯枝上遥想十里春风。那十里的春风,怎样绿了我们的遐思?在那绿满窗的后面,是否有一位古典的女子正在窗下绣鸳鸯,害怕忽然一阵无情棒,打得鸳鸯各一方?或正在织机上抒发对情郎的思念,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凭寄相思
   
在那采桑陌上,是否有一位深情的女子不敢回头笑,生怕心事被花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是否有一位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女子和一位多情的公子,不见去年人,惆怅满衣袖?在那花开满园的季节,是否有一位貌美又极具才情的女子正在为他的知音吟诵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诗句?
   
三月浅,我们可以坐在枯草丛里想念春天的太阳。有太阳的日子,小草们一定会用稚嫩的嗓音吟着为了看那一缕阳光,我才来到世上的句子,偷偷从地里钻出来。蝴蝶也一定用她们彩色的翅膀,在阳光下煽情地演绎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想想历史上的太阳,历史也会跟着辉煌。梵高一见到普罗旺斯的太阳,情绪高亢,兴奋至极,用他那饱含深情的笔将那太阳画得又大又黄,将吸满阳光的向日葵画得粗壮硕大,变成了大地的太阳。
   
三月再浅,毕竟挡不住春风的浩荡;三月再浅,也阻不了太阳北上的脚步。轻轻地,春风的一阵吆喝,就惊了莺儿的梦,掷柳迁乔太有情,交交时作弄机声。我不禁想问:巢南三月花如锦,多少功夫织得成?悄悄地,太阳的一声脚步,就撩拨了我们的春心,春心要与花争发,玲珑的心就想挽起阳光,捧着花瓣带着花香一起走进春天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