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也无奈——读《失乐园》

上帝也无奈


      ——读《失乐园》


在新华书店,看了渡边淳一的《失乐园》。这本《失乐园》据称是十大禁书之一,但是这好像是个噱头,因为它并没有被禁止印刷和传播,我看的就是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翻译严谨,装帧和印刷都不错。


故事不复杂,写的是55岁没有升职的久本和遭遇家庭冷暴力的38岁的凛子的一段婚外生死恋。两个寂寞孤独的人深深地爱上了对方,可是他们的爱为世俗所不容,两人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后来,久本所在的出版社收到了匿名信,久本被辞职,凛子也遭到了丈夫不离婚的报复以及母亲严厉的指责,而且二人想到爱情终会被琐碎的生活淹没而致消失,最终决定一起赴死,在极度的肉体快乐中共赴黄泉,亲自去验证——“爱的极致就是死亡”。


故事的情节是由二人的性爱串联起来的。每一次大量描写的性爱行为都是发生在特定的一种环境里。比如,出席凛子的获奖晚会后,凛子为父亲的守灵之夜,二人结伴去看雪而被大雪困在旅馆里,还有后来凛子遭到巨大的压力后,当然还有最后的共同赴死之时。整篇文章笼罩在一种爱无法发泄倾吐的压抑和痛楚中。渡边淳一比之劳伦斯,我觉着在情节的处理上语言的运用上以及作品的思想性上要更胜一筹。劳伦斯在他的《查泰来夫人的情人》中,借着狩猎人的嘴发泄的是一种愤世嫉俗和对工业社会到来的恐慌与抵制,而渡边淳一的作品,反映的却是日本社会在高度高速发展之下人的情感问题,或者说生存问题。主人公的寂寞,失落,焦灼等等困扰的无法排解,应该是一个时代人们的生存状态的缩影。从这一点上,渡边淳一就要比劳伦斯深刻很多。(这一点看法不知与出版社的翻译有没有关系)


就如书名《失乐园》的暗喻一样,人类真实的生存空间已经不是上帝为亚当和夏娃创设的那个无忧无虑的伊甸园,是人类自己为自己建了一个用荆棘做篱笆的院子。这个院子,充满了逼仄,阴暗,局促,禁锢。而人类却自以为获得自由的快乐,殊不知,早已失掉了作为人的最本初的快乐。幸?抑或不幸?相信没有人可以下了断语。这也是渡边淳一在作品的最后让两位主人公一起死去的原因所在吧。


附——


查泰来夫人的情人》的读后感


在新华书店的大架子上发现了一本山东出版的《查泰来夫人的情人》!几乎是连想没想,抽出,买下。这本书,我找寻了很久了。从08年买了窦桂梅老师的那本《玫瑰和教育》见到里面的一篇关于这本书的读后感后,我就一直想窥全其貌。在烟台的新华书店遍寻不到,回到莱州,各大书店也全都找遍,苦苦不见其身影。借助网络看了简介和几个篇章,错字连篇字符又小,只能作罢。这一见,真有乍相逢喜不自胜之感。


晚上熬夜看到午夜一点以后。中午接着看,看到疲惫入睡。儿子吵醒我后,我又把剩余的不多的内容看完。然后,这本书被我插进书架,我知道自己是不会再去动它了。


晚上,看了大概一半的时候,我就和老公说,这本书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好,比《荆棘鸟》差远了。现在,我可以说,真的不怎么样。


一、人物单调,情节简单。康妮、克里夫、狩猎人三个人物,情节简而概之:一个残疾人的妻子和一个狩猎人有了外遇的故事。这部小说根本没有那些世界名著精心的谋篇布局,在谋篇上连金庸的武侠小说也不比上的。人物形象单薄甚至冷漠。像是狩猎人,身形消瘦单薄还有着肺炎病,受过很好教育的康妮迷恋上的是他的床上功夫而非其他,却在作者的的笔下成为一种生命的觉醒,实属有些牵强。狩猎人的书架上可怜的几本书,怎么会让他有着作者所说的高贵和丰厚?


二、语言模糊,对话芜杂。不知是翻译者的问题还是原著本身的问题。这部小说让我看着不舒服。人物的语言有时候是莫名其妙的,没头没脑的。而且多是对新兴的工业革命的诅咒和恐惧。这应该是作者的一种宣泄。就我的阅读理解能力,我觉着很多的对话都是不连贯,偏离当时情境的,更多的时候倒像是作者借着某个角色是在夸夸其谈。


三、文章的噱头就是几处性爱描写的大胆和用心。康妮和狩猎人在一起的不多的几次性爱在作者的笔下充满了新奇的比喻和形容,这一点是评论家以及一些读者所津津乐道的内容,而且被一些人抬到了无比的高度——和对生命的领悟画上了等号,甚至对阶级的某种不妥协也在里面。恕我领悟能力不够,实在是有噎得慌的感觉。


后记:两本书的读后感都是在读完后匆匆写下的,放在一起做一个互相补充映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