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出来的合作

等出来的“合作”

今天在初二十二班听宿老师上古文的复习课。

在进入小组挑战赛时,挑战组中的女生第一个发言,她开始读《口技》的第一段中“京中有善口技者……”,读了一句又一句。学生们发出了制止的声音,因为老师的要求是提问“重点句子”。怎么竟然读起一段来了呢?女孩子听到了同学们的质疑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捧书的姿势,对着迎战的小组又开始从头读原文。有学生声音大起来:重点句子!重点句子!女孩组内的同学也在提醒她,女孩如梦方醒似的,又调整了一下姿势,读了一个句子,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用书捂着嘴笑了,脸蛋红红的。

这边迎战的小组在组长一个“开始”后,四人一块翻译起来。开始还是齐声,很快便成了“杂声”了。四个人怎么能一块翻译句子呢?这又不是合唱。翻译完了后,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笑了。

那边挑战的小组一个男孩子说,我要让某某来单独翻译。一问一答就开始了。回答的男孩子卡了壳,停了下来。同组的另一个男孩子说,我来补充。翻译便又顺畅地进行下去了。

整个过程,老师没有参与指出问题、指派任务、给出解决办法。她只是微微笑着,等着。在等待中,学生自己校正了行为,自己分配了任务,自己担任起来要做的事情。老师给了学生充分的相信和时间,学生便自己真正的合作了起来。

我们合作达标的真谛是什么?是学生在群体中自我的定位。是学生在合作中默契的配合和共同的承担。是共生共长。是共进共退。这个过程,孩子们自己会在合作中定向,调整,解决,前进。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