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教育部发言人:建议语文教师少用或不使用PPT






前教育部发言人:建议语文教师少用或不使用PPT


 







 


 







专访王旭明


  很多语文展示课是作秀、表演,很花哨,不着边际


  一线老师、家长说法


  王旭明,20034月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20087月,任语文出版社社长。


  在2008年教育部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了他对四川汶川地震中不顾学生安危自管逃命的范跑跑的态度,王旭明说了一句经典的话: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


  2011728,王旭明在博客上撰写了一篇6000多字的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对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一次新闻发布会中的表现,从开场白、语态、表情等各方面逐一点评。这条教科书式的博文被网友点击阅读了12万多次。


  这次,王旭明为什么会对借用现代技术的语文教学连续炮轰?现代的语文教学存在什么问题?理想的语文课堂又是怎样?昨天,快报记者电话采访了王旭明。


  问:当天你听的是什么样的一堂课?


  答:当天是语文杂志社的一个语文阅读教学论坛,74岁的贾志敏老师演示了一堂课,上课内容是一篇30多字的文言文。


  问:这堂课为什么让您触动这么大?


  答:这是我听到过最真实的语文课。现在很多语文展示课大多是作秀、表演,很花哨,不着边际。语文两个字,是口头表达,是书面表达,语文课最重要的就是书面表达和口头表达。贾老师的课没有使用多媒体,只有粉笔、黑板、板擦,但他会一个字一个字地去抠,从字词句段文到逻辑关系、谋篇布局,这才真正体现出。他不会让孩子去想文章的中心思想或体现的情感,但这样的问题经常会出现在我们的语文课堂里,是很荒唐的。


  问:您在微博上建议全国语文教师少用或不用PPT、录音录像以及各种道具,您之前也关注这个问题吗?


  答:我一直在关注。PPT是国外传过来的,是一种辅助性的工具,它是对复杂性事物的形象化展示。但语文是培养学生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能力的课堂,完全不需要PPT。现在的语文课堂越来越花哨,有些还配有音乐、音效、画面,比如文章中提到巴黎,就放巴黎的图片,提到鸟叫就配上鸟叫的音效。


  过多的PPT和录音录像会破坏学生对语文的感受,原本完整的思维也被这些花哨的效果弄得支离破碎。学语文不需要依靠视力和听力,更多的是感受语言文字的表现力。此外,过度使用PPT、录音录像以及各种道具对孩子的视力的影响也不容小觑。


  问:在平时的课堂中,你还比较关注哪些领域?


  答:这次课堂中给我启发比较大的还有一点:赏识教育并不是对孩子真正的爱。在贾老师的课堂里,会感觉到他对学生的爱,学生站起来回答问题时他会抚摸他们的头或肩膀。他不会吝啬赞美学生,但也会委婉地批评他们。表扬和批评、宽与严并存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儿子看PPT的姿势


  就像射击


  一位爸爸说:儿子读五年级,前几天去学校听公开课,儿子坐在教室最右边,PPT的投影屏在教室最左边。白天光线很亮,儿子斜着身子,眯着眼睛,用射击一样的姿势瞄着屏幕,非常吃力。而正对屏幕的学生举手积极。这位爸爸说,当时感觉很吃亏,几个家长也在议论这事,孩子们的座位,听说是定期轮座,就是为了看屏幕公平。回来后他就给儿子配了眼镜,150度。


  现在的电子白板技术还不成熟


  杭州市西湖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章献明说:多媒体的应用要辩证地看待。新技术可以弥补老师的缺陷,比如朗读不标准的可以借助录音、录像的标准发音来辅助教学。但语文课很多是要靠想象来体会,如果换成看电视、图解,那就把文学作品简单化了。


  西湖区在推广电子白板进校园的项目,西湖小学是这方面的先行者。章校长说,现在的电子白板大家也都还是试用阶段,技术还不是太成熟,有时会出错,有的定位不准,有的软件资源不多、不匹配。以后电子白板的方向,精准度要提高。


  滥用多媒体


  会让教学艺术变得匮乏


  西湖区语文教研员倪宗红说:为什么有的老师喜欢用PPT,因为它有一定优势。以前我们做学生都有感受,老师在黑板上写完再擦,粉末飞扬。现在老师的书写能力没有这么快、黑板版面又有限制。肯定是PPT放出来直观、方便,突破了老师的局限。


  但PPT的信息量会冲淡对文本的学习,削弱理解能力,学生不去看其他书了。现在,不光学生依赖,教师也依赖上了这些手段。而教师的教学艺术会变得匮乏。


  有的学校用电子白板取代了黑板。我认为,白板可以适当用,但黑板不应该退出传统教学。


  有些课程的多媒体应用是必要的


  余文冲是长寿桥小学的科学老师。余老师说:2010年之前,只要上公开课,没有精美的课件都拿不出手。不管资历老的,还是资历新的老师都这样。现在很多老师不再刻意去用了,原因是现在有点倡导回归。还有一个原因,现在对老师优质课比赛等没有制作课件的考核。


  余老师说,有些学科,特别是理科,数学、物理、化学、科学等还是离不开PPT演示。自己教科学的,像日食、月食的形成,如果不放PPT就不方便。另外像英语学科,有些唱唱跳跳的内容,多媒体应用也是必要的。


  姜晓青是杭州长江实验小学四年级数学教学质量检测员,姜老师说,多媒体有效应用是有助于教学的。比如统计图,那一定得用PPT,不然怎么说得清楚?同样的多媒体,也要看使用者的能力。如果观念不先进,最多是把白板当成了彩色的黑板。


  专访特级教师贾志敏


  语文课堂的良好状态是:书声琅琅、议论纷纷


  王旭明在微博中提到贾志敏老师,现年74岁,他是上海市特级教师、浦东名师,退休后经常在全国各地参加教学交流活动。去年贾老师来杭州给采荷一小的学生们上了一堂作文课,记者曾旁听。昨天,我们也采访了他。


  贾老师虽然年纪大了,但也学会了使用多媒体,可他几乎不在语文课堂上使用多媒体。


  贾老师说,现在语文课堂效率不高,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现在很多老师不是为学生而教,是为自己教,制作过分精美的PPT,更多的是在课堂上展示自己。老师关注的不是学生,而是下面听课的老师,整个课堂忽略了学生的参与;二是老师过分依赖教材;三是该做的事没认真做,不该做的事做得认认真真。语文教学中,基本的是字词句篇、听说读写,最重要的是。有些老师不是在教语文,是在分析课文,把一些字词句挖得很深,到后来作者自己都不敢认同,这就偏离了语文教学原来的方向。


  对于现在语文课堂上老师们经常使用的PPT,贾老师说,课件实在是个好东西,可以把学生带进现场,带进奇幻的世界。比如小学语文课本中有篇巴金写的《鸟的天堂》,这个时候可以给学生放一些视频,拉近学生与课文的距离。但是这样的好东西毕竟是工具,不是目的。多媒体中都是光、电、色彩,这样的环境中学生注意到的是画面,忽略了文字。多媒体用得好是画龙点睛,用得不好就是画蛇添足了。


贾老师说,语文教育应该拒绝精彩,语文课堂应该是静静的,学生们静心读书、独立思考、提出问题、踊跃发言,而不是追求所谓的精彩。语文课堂的良好状态是:书声琅琅、议论纷纷。


 


 

打通古代与现代的隔阂——读《明朝那些事儿》

打通古代与现代的隔阂——读《明朝那些事儿》(转载)


很久没有看这么大部头的书了——却一气儿看完了。
   
我说的是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
   
不敢说这书多有价值,但对于那些厌倦了教科书的陈词滥调的读者来讲,却不啻是一个阅读的福音。因为它以今人的眼光看待古代的生活,轻松幽默,行文活泼,语气调侃,不但好读,也好理解,拉近了今人与古人的距离。
   
许多读者,都是读了一页,觉得蛮好玩,就孜孜不倦地读下去了。
   
确实,读《明朝那些事儿》,就像高级快餐,省事、不累人。
   
我记得好像是作家刘震云说过,历史并没有多大改变,人还是那样的人,只不过换了场景而已。所以,古人的生活,我们也在日日上演。而古人,也在上演我们的生活,只不过没有现代化的场景而已。就比如找工作,古人也如我们一样,也在这个社会上,也在忙着打工,也在渴望着成为白领或者公务员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思路,当年明月打通了古代和现代的隔阂,明朝那些事儿就仿佛发生在你我之间;而由此,也构成对当下生活的一个反讽。
   
当年明月的这种智慧,俯拾皆是。他并不是一个只在故纸堆里贴剪报的人,他对当下的生活保持着零距离,故而能对现实生活信手拈来,贴补明朝那些事儿”——谐趣横生,由此生焉。
   
比如,写到藩王朱瞻墡进京向皇帝朱祁镇作解释表忠心时,作者随手抓来一段当今的外交辞令,就把问题写活了:宾主双方举行了会谈,会谈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举行,双方回顾了多年来的传统友谊,并就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交换了意见,朱瞻墡重申了皇位是朱祁镇不可分割的财产,表示将来会坚定不移地主张这一原则。朱祁镇则高度评价了朱瞻墡所作的贡献,希望双方在各个方面有更进一步的合作。相信对新闻联播不陌生的读者,对此都会会心地一笑。
   
老实说,我很佩服当年明月的文笔。这种文笔不是一个老学究能写出来的,也只有像他那样的年轻人,像他那样二十多岁写,写完还是二十多岁的年轻才子,才能满纸俏皮,脱口而出。这全凭作者看的书多,而又思维活跃,能够融会贯通,于是灵感迸发,妙语连珠。像所谓气数,本来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可经他一说,还真似那么回事:其实气数这玩意儿,说穿了,就是个使用年限,好比饼干,只能保质三天,你偏三年后吃,就只能拉肚子。好比房子,只能住三十年,你偏要住四十年,就只能住危房,没准哪天上厕所的时候,被埋进去。什么东西,都有使用年限,比如大米,比如王朝,比如帝国。不同的是,大米的年限看得见,王朝的年限看不见……”应该讲,这样的见地,还是蛮见智慧的。
   
历史在他那儿,举重若轻,充满着善意和同情。
   
确实,只有对人有充分的理解,才能写活历史,还原人性。同样的写正德皇帝,当年明月就别具一格。他的解释是蛮人性化的,并没有妖魔化这位传统认识上荒淫无度的皇帝。作为人,他是正常的,作为皇帝,他是不正常的。正可谓一语中的。正德皇帝固然顽劣,可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只是,他身在帝王家,没有选择的权力。如果我们设身处地地替他想想,是不是也会发出这样的呼告:我的青春我作主!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玩极限运动,喜欢挑战自我,那精力旺盛的正德皇帝,不同样如此吗?让他在一个僵化的体制内按部就班,行礼如仪,担起整个家国的重担,任是谁都会不高兴。所以,他不喜欢做皇帝,宁愿喜欢做将军,驰骋沙场。不是吗?就是我那刚要读小学的儿子,也喜欢腰上挂一把木头宝剑,骑着小自行车充赤兔马,扮演大将军,正德皇帝不就是这样一个童心未泯、不喜欢做作业的孩子吗?西方有一句谚语: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宽容。可惜,他的宿命首先是皇帝,于是他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玩死在了自己的青春上。倘若换到现在,换到普通人家,他也就是一个玩心很重的叛逆的年轻人罢了。
   
那么,当年明月是不是只把历史写成了好玩的嬉皮士呢?通读《明朝那些事儿》,你会发现,他有一以贯之的。他爱憎分明,他也沉重,他也尊重,他也敬仰。就像好莱坞电影一样,它也有它的主旋律。在整套书中,他对于于谦、王阳明、杨涟、黄道周等人,同样不吝赞词。诚如鲁迅所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对于这种民族精神,对于有气节的人,当年明月在精彩的叙述中,并没有放倒主旋律的旗帜。在写到黄道周迎死而上时,作者感慨道:近世以来,我们弱得不行,识时务的看法,是亡定了。然而我们终究没有亡,挺过英法联军,挺过甲午战争,挺过八国联军,挺过抗日,终究没有亡。因为总有那么一群不识时务的人,无论时局形势如何,无论对手有多强大,无论希望多么渺茫,坚持,决不妥协……或许黄道周并不明智,或许妥协能够挽回危局,但不妥协的人,应该得到尊重。这样的史观,我以为是值得应和的。尤其在现在这样一个人心浮躁、随波逐流的时代,不正需要这样一种坚守吗?
   
在酷评如潮的历史写作中,在骂死明朝的当代氛围中,当年明月对明朝多少有些偏爱。但我得说,这样一种理解、宽容而又有所坚守的心态,是健康的。说到底,对历史的善意,就是对人的善意——不要以为,就你有才
   
所以,我喜欢这部书,也推荐年轻人读这部书。不仅仅因为它精彩,更因为它有益。

《一位父亲的12个建议》(分享)

《一位父亲的12个建议》


1、也许你有很多的梦想没有机会实现,但是不要让孩子代替你来实现。记着,那是你的梦想,不是孩子的梦想。


2、小孩子之间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


3、当他耍赖的时候,不要妥协。


4、耐心陪孩子玩儿游戏,即使你真的认为他的游戏内容很无聊。


5、让孩子付出一点努力或等待再满足他的愿望,这样他才容易学会珍惜。


6、除了赞美,也要有惩罚,不过惩罚教育不等于简单的棍棒教育。


7、一开始别太在乎孩子的成绩,要关心他是否喜欢学校。


8、最迟从小学开始,一定要分点儿家务给他做。


9、父母的缺点是:孩子越大,越絮叨他的缺点。请一直用他刚出生时你看他的那种眼光去欣赏他。


10、下棋、游泳、骑自行车、K歌等等,这些普通人都爱玩的项目可以早点教会他。


11、帮他培养一个终生受用的兴趣,不论是高雅还是通俗,不论是大众还是小众,音乐、美术、文学、写作、集邮、手工,这些都很好,但是请不要是为了考级或是升学去学。


12、爱他,也要爱自己的伴侣。这样,他长大后,就会爱他的爱人和孩子。


 

摘录的美文两篇

擦肩而过的思念


别说草原上的那隅风景可以成为永恒,如今,花儿已经凋零,茂密的枝叶已经苍老,就连那驰骋的马蹄,也随着牧人的迁徙而远离心爱的草地。


别说春天缠绵的爱情可以在秋天熟稔起来,如今,那吹着短哨的旋律已经消失在岁月的边缘,就连那村口大树下的默默守望也变得泪意涟涟。


是这场大雪苍白了我所有怀想你的诗句,还是被青春咀嚼的故事,原本最初就没有结局?要不,在你遥远的足音中,我怎么会感受残留在嘴角的微笑,显得有些清凉。


是这洁白的花瓣温暖了我日记中的你,还是你擎着的诺言燃烧了激情的渴望,那来自森林的涛声,总也把我脆弱的梦震颤,让长长的孤独成为寒夜那束一闪一闪的星光。


当这颗为你虔诚祈祷的心,再也无法涉过那条河,你是否真的可以重返生命的家园,重温季节尾声的闪动粼粼波光的叹息。


当青鸟的歌唱再也走不出这冬日的童话时,你沉默的舞姿能否再次让我打捞起至真至纯的回忆?


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出发,窄窄的溪水延伸了我所有的想象。而随炊烟缓缓上升的迷蒙,却在跋涉的旅途变得沉重起来,就像我无法逃避站台上母亲送别的目光。


内心的忧郁总也挡不住远方钟声的迂回流淌。你说,当花朵与花朵擦肩而过时,天空已经不再成为距离。当感悟色彩的太阳再次从港口启航时,心与心便再也没有距离。


 


 


走过的那条小路


为你举起的酒盏无法倾诉我内心独白,很暖的阳光总是透过玻璃的阻止,温柔地剔透我仰望的目光。


没有歌声陪伴的午后,总有一些漂泊的泪水浸透我无尽的遐想,空灵的诗句走不出低矮的小屋,而灵感总也在不远处若隐若现,柔美如你最初的诺言。


这场雪我不知道还能下多久,早已注定的情怀是不是还在远方的诱惑中徘徊?我将我的影子在自己的脚下一次次踩碎,只是,始终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爱情的花瓣能持续多久,早已注定的缘分还会不会因为路途的缱绻而疲惫?我将发黄的日记再次整理时,却发现你给我的那缕牵挂确是那般的悠长悠远。


其实,在很久以前的故事里,你就已经超越了我所有的想象,我一次次聆听到真实的暗香在我的血液中流淌,我一次次无法分辨,是浓郁的乡情带走了我的祝福,还是我细腻的呼吸背这场大雪所掩饰。


人生的辉煌也许不是很多,就像我们曾经走过的那条小路,有谁还会在乎路边的小草会在这个残冬凋零,又有谁会在乎波光粼粼的誓言,会不会时间的流失,而成为爬满青苔的岩石。


就算我真的有勇气让灵魂不再在痛苦中毁灭,那天空风筝的飞翔能否如期而至,那季节的轻吟低唱会不会在我将手伸向雨季的那个瞬间,成为一支初春草地上透过晚霞、透过琴弦的第一声问候。


我无法用心灵的颤动接近每一个失眠的夜晚,紫色的玫瑰就已在我潮湿的掌心盛开。

一篇令人震撼和思考的文章

          一个叫鲁迅的人,终于从教科书里滚了


    近来,由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语文教材中逐步剔除鲁迅的文章,引来一片争议,赞者有之,阻者有之。而笔者认为,在近年来对鲁迅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的过程后,现在让其滚蛋,已经是时候了。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看看:


    孔乙己们复活了。并且以一篇《字有四种写法》的论文,晋级为教授、学者、国学大师;也不再提 心吊胆地窃书了,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窃文了;不仅可以舒坦地温一碗洒,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来一把潜规则了,他岂能让鲁迅揭 了他前世的底?!


资本家的乏走狗们复活了。尽管它们披上了精英、专家的外衣,但依然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 良,看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他们或装神弄鬼地玩弄数字游戏,鼓吹物价与美国接轨、工资与非洲接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或干脆作了外国人欺诈中国的乏走 ,与其里应外合、巧取豪夺。它们岂容鲁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


 赵贵翁、赵七爷、康大叔、红眼阿义、王胡、 D们复活了。有的混入警察队伍,有的当上了联防队员、城管。披上制服兴奋得他们脸上横肉块块饱绽,手执无形的丈八蛇矛,合理合法地干起了敲诈勒 索,逼良为娼的勾当。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里不规矩,不用再给他两个嘴巴,令其躲猫猫足矣。想想,这些下做的勾当儿怎能让鲁迅这种尖刻的小人评 说?!


Q们复活了。从土古祠搬到了网吧,但其振臂一呼的口号已经不是老子革命了!而是老子民主 了!每天做梦都盼着白盔白甲美国海军陆战队早一天杀过来,在中国建立民主。因为只要美国民主一到,赵七爷家的钱财、吴妈、秀才老婆乃至未庄 的所有女人就都是我的了!哼!而鲁迅却偏偏要我做个被世人嘲讽了数十年的冤死鬼,我岂能容你?!


    假洋鬼子们复活了。这回干脆入了外籍,成了真洋鬼子。并且人模狗样儿地一窝锋地钻进爱国大片的剧组,演起了凛然正气、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让人好生不舒服。此种一边哽咽着颂扬祖国母亲,一边往象征中华文明的青铜大鼎里撒尿的举动,岂不是鲁迅杂文中的绝好素材?!


 祥林嫂、华老栓、润土们复活了。他们依然逆来顺受,情绪稳定。因为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这样,必须要备足了餐料。而那些准备做餐料的 人,本来可以闷在铁屋子里,一边听着小沈阳的笑话,一边麻木地死去,岂容鲁迅把他们唤醒,再一次经历烈火焚身的苦痛?!


    那些体格茁壮的看客们复活了。他们兴致勃勃地围观那些拳打弱女棒杀老翁少年溺水飞身坠楼的精彩瞬间,依旧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哈哈,仅看客一类,被你伤害的人就太多了,因为中国人几乎都愿做看客!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当今的社会不需要投枪和匕首,而需要赞歌、脂粉、麻药。正如陈丹青先生讲的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批评和抗争, 那么,这种精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因为谁也继承不了、继承不起,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人。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沉默、归顺、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


    如果鲁迅赶上这个时代,对于开胸验肺以身试药周公拍虎黑窑奴工处女卖淫官员嫖幼等一系列奇闻,又会写出多少辛辣犀利、锥骨入髓、令人拍案叫绝的杂文来,想想,真是让人后怕,所幸这个尖酸刻薄的小人已不在人世了。


    让我们彻底赶走鲁迅,欢迎小沈阳,让人们在开心笑声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渐渐地变傻……

少年芦笋(感动于作者对婚姻的诠释)






 


                      少年芦笋






    人生里最美好的恋情,应是,初见他时,他正少年。与芦笋就是,春二月,甩着一袖管薄凉的风,与堂姐或年轻的姨娘相约着去江滩上采芦笋,有《诗经》里的采葛古风。
   
二月的长江,江水初平,那些芦笋,才从沙地里拱出来,两三寸长,周身是凉津津的绿。二月,虽是采得早了些,可是这一见,终是不舍,总要贪一点欢吧,哪怕这缘分极短极浅。所以,拿了铲或锹,二月采芦笋,其实是挖笋。不用力的,铲子贴着芦笋,按下去,铲尖只轻轻一撬,砰的一声,玉白的笋根断了。仿佛玉郎对面伸手来,只盈盈一握,他啪地禁不住,笑了,这样的初欢喜!弯腰拣起来,这厢细细来端详,那笋根卷轴一般粗细,极白极嫩,不忍心掐的,一掐,尽是汁水。
   
采满一筐,回去,剥去外皮,倒进开水锅里焯一趟,捞起来,略略冷一下,然后放进备了清水的桶或盆里,养着吧。刚刚焯过的芦笋不可以当菜来吃的,它总有一点涩,和诸菜同盘,主角或配角,味蕾上总是别扭。
   
一日换一次水,待到青涩吐尽,真味呈现,便是佳肴了。养了一两日,捞起来,用手指或剪刀将它从中间掰开,莹白的笋根仿佛象牙的挂饰,矜贵,雅致。掰开后,清水里再略略洗一次。它不脏,只一点涩,淋去了就可。洗好后,滤一下水,然后叠放在白崭崭的瓷碟里,仿若一翩翩少年立在眼前,羽扇纶巾,好不儒雅,叫人向往。
   
得去寻和它配戏的女一号了,谁呢?韭菜,春后第一刀韭,只有它才配得起。冒着无边丝雨,割一刀鲜嫩嫩的韭菜回来,洗尽了,切得比芦笋略短一点点,韭菜总不宜太长吧,怕的是这一对小夫妻后面要磕磕绊绊。切好后,打火,锅里放植物油,再挑一点猪油,猪油只是凑个热闹,不要多。待油在锅底开始冒一点烟气时,将芦笋和韭菜一并倒进锅里,兹啦——锅铲子赶紧来翻,你侬我侬,嗅觉和听觉里,那个欢啊!其间,半空里撒点盐,还略略撒点白糖,待韭菜稍稍软了腰身,补添几粒味精下锅,翻匀,起锅,盛在白的浅的碟子里。
   
没有太多的佐料,没有太烦琐的工序,这一场姻缘,是平民的,不显赫,不盛大。翠绿的韭菜,莹白的芦笋,韭菜的清香,芦笋的脆嫩,这是男耕女织,相得益彰。舒婷的《致橡树》写道:我如果爱你……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这一次,韭菜和芦笋,在最好的年华里,相依相衬,平等地爱在一起。
   
也还有另一种吃法的,沧桑了一点。去年冬天腌了一串腊肉,挂在房梁上几个月了。其间腊肉配着绍兴的霉干菜烧过三两回,也配着黄花菜烧过,都吃得腻了。芦笋是一样的洗法切法,备在白碟子里。咸肉温水里过几趟,切成薄片。佐料有葱、姜少许,切成末,还有黄酒一汤匙,说着说着有了醉意。打火,少许植物油下锅,葱、姜下锅,薄薄炸一点香味出来,然后咸肉下锅,翻炒三到五分钟,加黄酒和盐,添一点水,红烧约三分钟,熬出油来,然后倒进芦笋,翻炒,转小火焖。待咸肉的油熬进了芦笋的肌理里,油头光面,清俊的芦笋终于有了几分阔少的习气,添鸡精少许,翻匀,关火起锅吧。
   
这一次,盛在深的白碟子里,陈年的最后一刀咸肉,配新年的第一叠芦笋,这是一段忘年恋,像法国杜拉斯的那最后一场恋情。于咸肉,等过,熬过,到底有了这与芦笋的一遇,当惜。所以,那碟底的汤汁,也是浓情厚意。
   
三月的芦笋长有尺把高,采的时候已经不用挖根,根老了,只平地一掰。焯之前,还要狠狠折掉一大截的稍子。吃的时候,口感稍显粗粝,已经快中年了!过了三月,芦笋尽管往高处窜去,这时候,只能看了,吃不得。秋天,站江堤上看去,它们如林如墙,有隔岸的远意,少年子弟江湖老,爱不得了,只远远地怀念吧。
  
(作者单位系安徽省无为县高沟中学)